主页 > 翡翠玉镯 > 奥运奖牌昆仑玉3年涨10倍 白玉每公斤1万多(图)

奥运奖牌昆仑玉3年涨10倍 白玉每公斤1万多(图)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6月22日

  通往矿区的路被禁止通行 进去需要有批条 玉料市场讨价还价用“手语” 白玉每公斤卖到1万多

  通往矿区的路已被禁止通行,要进去需要有批条;交易还是用当地最古老的方式——互相把手指伸进对方的袖口来讨价还价。这是《法制晚报》记者在昆仑玉产地青海省格尔木昆仑山区看到的情景。

  目前,铜牌的1100多个青玉环已经生产完毕,金牌的白玉环已经完成了200多个,还有800多个正在生产。

  1月11日早上8点半,北京已是太阳高挂,地处青海省腹地的格尔木市仍然晨曦未露。众多卖玉人摸黑云集到昆仑路附近的玉石交易市场。

  他们动用自行车、三轮推车、摩托车、拖拉机、卡车等各式运输工具,把一块块带着土坷垃的玉石料拉到露天市场里,景象蔚为壮观。

  西部最大的昆仑玉交易市场,自此开始了一天繁忙的交易。市场2楼,一条鲜红的横幅引人注目:热烈祝贺昆仑玉确定为2008北京奥运会奖牌用玉。

  1月2日,青海昆仑玉被正式确定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奖牌用玉。受此利好消息影响,玉器市场上,原本无名的昆仑玉行情一路看涨。

  天色渐亮。南腔北调的买玉人涌入市场。来自青海省化隆县的马玉龙相中了两块大约重2公斤、外壳颜色深如红糖、“肉”为青玉的玉料,行话“糖包青”。

  马玉龙和摊主用青海当地最古老的方式——互相把手指伸进对方的袖口——来讨价还价。你来我往的一番“手语”过后,双方没能成交。“2公斤的石头,他要价2000元。我还价500。他说是800元进的。没谈成。”马玉龙说。

  马玉龙对昆仑玉的“钱景”看好,“奥运会奖牌也使用了昆仑玉,昆仑玉就这么多,采一点少一点,将来肯定还会升值。”

  从格尔木市辖区往西南方向行进约100公里,进入昆仑山南麓,平均海拔4200多米的道教发源地玉虚峰就矗立在这里。

  从山口继续南行不久,就到了一个叫玉女山峰三岔河的地方,蒙古语称之为“纳赤台”。2008年北京奥运会金牌的白玉和银牌的青白玉就产自这个深山中的玉矿。

  通往玉矿的路被禁止通行,穿着大衣躲在简陋的值班室避寒的保安不耐烦地挥挥手说:“这里头的玉值钱得很!任何车辆也不许入内,除非有批条。”

  1月9日,青海宝玉石协会的副会长王力山向法晚记者介绍,昆仑玉至今已经开采的矿点大约有三处。除了铜牌的青玉产自格尔木乌突美人的小灶台,金牌白玉和银牌青白玉的产地“纳赤台”,是青海最著名的一个老矿。这个所谓的“老矿”线年。

  早在1941年,美国传教士马克曾在青海湟中到兰州的途中,发现“透闪石”(一种可发荧光的不纯灰岩或白云岩的变体)矿的踪影,但是因为交通不便,一直没有开采。

  1971年中国考古学者在对马厂和半山的考古中,发现陶罐中含有“透闪石”,也一直没有弄清楚到底出自何处。

  1993年,一个牧民无意中在纳赤台发现了透闪石矿,随即引发了一股疯狂的采挖玉矿风潮。

  “很多人都涌到山里,用炸药炸,大量的文物贩子、玉器贩子云集,就地收购。挖玉者晚上人手一个手电筒彻夜寻找玉石,为了寻找玉石,当地手电筒一度脱销。”王力山这样介绍当时混乱的挖掘景象。

  当地政府采取措施制止了哄抢乱采的行为,1994年专门成立了格尔木昆仑玉石公司,负责昆仑玉的开采和经营。

  王力山讲:“从1995年到1997年,青海省地质矿产部门对玉石资源进行了勘探普查,查明含白玉、青玉、黄玉等透闪石的粗矿大约400多万吨。”

  1月10日,法晚记者采访了青海省玉石协会会长、青海德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盛春。

  刘盛春介绍,昆仑玉与和田玉同产于昆仑山北坡,一脉相承,同属于矿物学上的软玉,成分一致。但由于有“国玉”之称的和田玉历史长,所以知道昆仑玉的不多。

  “从前,是本地昆仑玉打着和田玉的旗号卖。现在,随着和田玉资源的枯竭,很多新疆的玉石贩子从青海买回昆仑玉,拿回去当和田玉卖。”刘盛春说。

  2007年3月27日,北京奥组委宣布奥运奖牌所用的玉为白玉、青白玉、青玉。

  2007年4月14日,青海省人民政府正式发函,请求北京奥组委将青海昆仑玉作为制作北京奥运会奖牌的玉石材料。此后经过专家的论证,最终确定昆仑玉制作全部奥运会奖牌的玉环。

  根据专家的说法,昆仑玉入选奥运玉有四大优势:与和田玉同属昆仑山玉矿带,在物质组成、产状、结构特征上基本相同;

  质地细腻、储量大、品质均匀,材料块体大,每块奥运奖牌完全可以在一块原料上制作完成;

  根据奥运会组委会的奖牌设计要求,每块奖牌所用玉石的规格为外环直径57.1毫米、内环直径31.9毫米,厚3毫米。“要求很苛刻。大小误差0.05毫米,也就是不能超过一根头发的1/3。”王中谷介绍。

  “保不齐有运动员得了金牌一时兴起,把牌子往天上一扔,要是没接住掉到地上摔碎了,那就出大笑话了。”张政说。

  为此,设计人员进行了一系列技术创新。王中谷透露,关键的一点是在玉环内部的边缘设计了一道浅槽,中间用特殊材料制造了一个“膨胀圈”,“槽有膨胀性,起到类似膨胀螺丝那样的作用,可以牢牢把金属包裹住。”他说,“这个圈只有很小一点点,是个保密技术。”

  王中谷介绍,经过20多次实验,即便是从20米高空摔下,“金镶玉”也能安然无恙。

  “已经切了10多吨粗料,因为要求色泽均匀,有一点杂质也被淘汰。有人很心疼,问我还切不切,我说,切。”刘盛春说,“对于每种奖牌用玉的颜色要求非常严格。比如一支排球队伍拿到了铜牌,所有队员的青玉颜色必须完全一致,不能深浅不一。”刘盛春说。

  据介绍,仅用于奥运会金牌制作的白玉,所耗特级白玉原料的价格就达到1600万元。

  他介绍,全部奥运玉需要的玉料无须开采,都是备料。目前,先后有两批昆仑玉料已经运抵扬州的玉石加工基地,全部生产都用电脑数控雕刻机加工完成。

  按照奥运会组委会“先铜、后金、再银”的生产工作计划,目前,铜牌的1100个青玉环已经生产完毕,金牌的白玉环已经完成了200多个,还有800多个正在生产。

  按照计划,在3月底全部加工结束,然后和上海制币厂制造的金、银、铜牌完成全部镶嵌工作。

  在昆仑路上的玉玲珑珠宝店,女老板从柜台里拿出一只白玉手镯,要价7万元。当地业内人士介绍,实际上,同样是这种白玉手镯,在1995年的时候,每只只有180元到300元。

  随着国内玉石市场的升温,以及和田玉资源的枯竭,昆仑玉的价格一路蹿升。青海省宝玉石协会的专家顾问王中谷说:“前年,昆仑玉最好的白玉还是1000元一公斤,目前又涨到1万多元一公斤。3年间涨了约10倍。”

  “靠山吃山”在格尔木得到了很好的印证。如今,不足20万人口的格尔木,仅从事玉石行当的就有1万人。(法制晚报)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