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玉镯 > 一对价值150万的翡翠手镯委托后离奇丢失一只她

一对价值150万的翡翠手镯委托后离奇丢失一只她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4月23日

  在翡翠行业中,经常会出现需要将货品暂时委托给别人的情况,比如雕刻啦抛光啦镶嵌啦代卖啦之类的,在此过程中常常会产生很多纠纷,最严重的就是货品丢失不见了,这种情况下,该怎么挽回损失呢?

  黄小姐是一名玉商,前段时间,她以100万的价格买了一对飘花圆条手镯,入手后她找拍卖公司的专家评估过,这对手镯至少价值150万元。

  为了展现出手镯最美的一面,她把手镯交给认识多年的抛光师刘师傅,委托刘师傅打磨抛光后再送到拍卖行参与拍卖。

  虽然手镯的价格很昂贵,可是本着玉器行业同行之间的信任,黄小姐还是毫不怀疑地将手镯交给了刘师傅。怎料抛光完后,刘师傅只将其中一只手镯返还给黄小姐,另一只竟然不翼而飞。

  双方曾在平洲珠宝玉器协会进行调解,但因争议太大,无法达成一致意见。于是,黄小姐持一只玉镯和一对玉镯照片,起诉刘某,主张刘某赔偿丢失玉镯损失105万元。

  可棘手的是,黄小姐没有任何书面合同、收据,仅有剩下的一只玉镯及一对玉镯的照片,黄小姐该怎么为自己争取赔偿?丢失玉镯的价值又如何确定呢?

  百年来,玉器行业交易习惯及行规是,玉器买卖交易没有合同、没有收据、没有收条,顶多拍个照,且是现货交易、货款两清。

  法院在掌握了该信息后,经现场征询双方当事人意见,双方当事人均信服平洲珠宝玉器协会口碑,同意由平洲珠宝玉器协会对照片上的玉镯与现存玉镯进行价值鉴定。

  平洲玉器协会根据黄小姐存余玉镯,结合照片,确定黄小姐存余玉镯与照片中其中一只玉镯一致,并评估认定照片中另一玉镯的售价约为30万元。

  南海法院根据玉器行业交易习惯,没有合同,没有收据,且玉器行业交易惯例不违反法律的规定。结合双方陈述细节,可形成内心确信,原告黄小姐确实将一对玉镯交付予被告刘某。现刘某无法返还其中一只玉镯,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尽管刘某否认黄小姐现存玉镯为自己返还给黄小姐的玉镯,但黄小姐现存玉镯能与其持有的照片相印证,且经平洲珠宝玉器协会鉴定黄小姐现存玉镯与照片玉镯一致。

  在刘某不能证明其退还黄小姐的玉镯异于黄小姐现存玉镯的情况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法院对刘某单纯性的否认意见不予采纳,并确认黄小姐现存的玉镯即为刘某退还黄小姐的玉镯。

  考虑玉器价格各期间有所不同,玉器的成交价格也与个人喜好相关,故法院以刘某丢失玉镯的时间确定刘某的赔偿责任,以平洲珠宝玉器协会评估照片中玉镯售价约为30万元为参照,结合本案情况及黄小姐并未在交付加工时,进行特别说明或提醒该玉镯为名贵玉石价格高昂,法院最终确定刘某应向黄小姐承担的玉镯丢失的赔偿责任为30万元的八成,即24万元。

  诚信作为玉器行业传统的交易规则可降低交易成本并使行业多年来得以健康有序运行。这恰恰给不法分子有机可乘,比这更为严重的,以调货为名其实卷货而逃的案例更是数不胜数,但还是屡屡有人中招!

  借货前,到正规机构为翡翠挂件做价值鉴定或者品质鉴定;借货时,借据内容要详尽,包括挂件的特征、双方约定的价值、返还的期限等情况,并在监控录像的店铺内完成交接记录过程。

  货主应提升识破他人骗局的能力,在受骗之后采取应对措施减少损失并及时报案提供线索协助公安机关侦破案件。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