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玉镯 > 昔日徐翔概念股悬了!面退风险高企 又被立案调

昔日徐翔概念股悬了!面退风险高企 又被立案调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1月13日

  在此之前,公司深陷面值退市危机,今天还差一点提前锁定面值退市。截至9月30日,公司仍有近6万

  公告称,2020 年 12 月 17 日,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编号:鄂证调查字[2020]033 号),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在披露上述信息的同时,公司同时发布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第八次风险提示性公告,提及公司的面值退市风险。

  *ST金钰还表示,公司以司法重整为主线,兼顾经营为原则。公司重整申请尚未获法院受理,公司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具有不确定性:若法院依法受理,公司存在因司法重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可能;若重整申请未获受理,公司存在破产清算的风险。公司正积极与各相关方沟通协商,争取早日引进战略投资者,通过重整化解债务危机。经营管理方面公司采取减员减负、压缩费用、保有现有业务、收缩战线等手段开源节流,努力维持公司正常经营。

  原本今日盘中,公司股价一直封死跌停,如果按照此价格维持至收盘,后续3个交易日即便每天都涨停,也无法回到1元以上,从而提前锁定面值退市。

  不过,在今天尾盘,股价奇迹般拉升,从跌停直奔涨停,暂时缓解危机,全天成交高达4014万元。

  《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在上交所仅发行A股股票的上市公司,通过上交所交易系统连续20个交易日(不包含公司股票停牌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的,由上交所决定终止其股票上市。

  *ST金钰自2020年以来多次陷入面值退市危机,几次都有惊无险,重新回到1元以上。

  今年7月7日,*ST金钰收盘价首次跌破1元面值,但在几天后又迅速回到1元以上。

  今年7月14日,公司收盘价再次跌破1元,当天收报0.99元,此后几个交易日股价进一步走低,至7月20日盘中一度跌至0.83元,此后则企稳并连续上涨,至8月下旬一度涨至1.48元。

  2015年是公司的高光时刻,当年7月,公司市值一度接近280亿元,如今市值仅剩下10亿元出头。短短几年时间,公司股价最大跌幅已超过95%,市值蒸发超过260亿元。

  *ST金钰是珠宝首饰行业上市公司,公司前身为多佳股份,于1997年上市。

  公司主要从事产品的设计、采购和销售,主要经营产品包括翡翠原石、翡翠成品、 黄金金条、黄金(镶嵌)饰品等。经营模式方面,公司提供的资料显示,公司以翡翠、黄金金条及首饰批发业务为主,主要采取自营模式及联营模式进行产品销售,辅以品牌加盟销售。

  *ST金钰被股民称为“翡翠第一股”,公司在公开场所宣传时也常自称“中国翡翠上市公司第一家”。

  在2015年,公司曾走出大牛行情,被股民调侃为“东方不败”,有着A股“翡翠第一股”之称。公司因连续两年亏损,于今年6月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东方金钰创始人赵兴龙被称为“赌石大王”,涉猎缅甸翡翠市场,曾于2007年、2013年登顶云南首富。赵兴龙曾因为赌石一无所有,也因为赌石而成为声名远播的“赌王”。2004年,赵兴龙旗下兴龙实业入主多佳股份,2006年多佳股份更名东方金钰,翡翠相关业务注入上市公司。

  不但左手牵着“赌王”,东方金钰右手还牵着“股神”徐翔。徐翔曾在2014年、2015年间,与赵兴龙合谋,通过参与定增,上市公司释放利好,二级市场拉抬股价等操作,获得巨额利润。中国经营曾有报道,2015年7、8月份,徐翔在二级市场全部抛售买入的东方金钰,获利近10亿元,参与定增的账面浮盈则高达17.9多亿元。东方金钰股价也在2015年7月达到历史最高点,曾一度超过60元,市值近240亿元。不过,随着徐翔出事,其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案牵出了东方金钰,之后该股股价一步步坠入深渊。

  2018年7月25日,公司公告称,截至2018年7月25日,公司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共计9.16亿元。至2019年11月18日,公司到期未清偿债务合计达到58.14亿元。

  与此同时,这家公司却存在巨额的玉石存货。2019年上半年末,公司存货余额高达90.27亿元,其中黄金金条及饰品存货余额较少,仅1.59亿元,珠宝玉石的存货余额则高达88.11亿元。手握巨额珠宝玉石却难以变现还债。

  近年来,东方金钰问题缠身,近期就因为财务虚假被监管层处罚。12月7日,上交所针对东方金钰及其实控人和有关责任人的财务造假违规行为,下发监管函,并对公司及相关责任人作出通报批评、公开认定及公开谴责的纪律处分决定。《处分决定书》显示,*ST金钰涉及虚构销售和采购交易以及2016、2017年年报、2018年半年报存在虚假记载等违规现象。

  根据《处分决定书》,*ST金钰在2016、2017年年报、2018年半年报中,分别虚增营业收入1.42亿元、2.95亿元及1.2亿元;虚增营业成本0.47亿元、1.1亿元及0.41亿元;虚增利润总额0.95亿元、1.84亿元以及0.79亿元,分别占当期合并利润表利润总额的29.60%、59.7%和211.48%。另外,2018年半年报中,*ST金钰还虚增应收账款0.77亿元。

  这不是*ST金钰第一次因财务造假被通报,早在今年9月16日,*ST金钰因虚构销售交易和采购交易,被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市场禁入决定书》。证监会决定对东方金钰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对其他责任人处以警告以及3万至30万不等的罚款。多名造假当事人被处以市场禁入等措施。

  非但如此,公司2019年定期报告披露也不准确。12月5日,湖北证监局对公司下发《责令改正监管措施的决定》,其中指出公司2019年半年报、三季报与年报收入数据存在重大差异,相关定期报告披露不准确,此外,公司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利用小贷公司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