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原石 > 江边擦掉“牛皮癣”两岸芳草又“萋萋”

江边擦掉“牛皮癣”两岸芳草又“萋萋”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8月30日

  ▲2016年5月18日,工作人员在武汉余家头非法码头整治清理现场进行收尾工作。

  曾几何时,宝贵的长江岸线资源,成为各方竞相抢夺的“唐僧肉”,乱占乱用、占而不用、多占少用问题突出。

  2015年10月,长江干线非法码头专项整治启动,被称为长江大保护的首场“战役”。

  5年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相关部门和沿江省市持续开展清理整治,规模之广、力度之大、影响之深,前所未有。

  如今,乘船在长江穿行,让人不由得有一种恍若隔世之感。短短5年,长江两岸发生了历史性巨变,绿色生态廊道基本建成,岸线资源利用效率大幅提升。很多披上“绿装”的岸线,完全看不出码头存在过的痕迹。江风吹过,颇有“春风又绿江南岸”的意境。

  如果把时间线拉长,长江岸线各种利用项目导致的环境污染、重复建设、效率低下,屡屡招来整治。

  多位港航干部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一些地方和监管部门屡次整治长江非法码头,但由于复杂的利益链条,“一阵风”刮过,很快又死灰复燃,非法码头就像“牛皮癣”一样除而不绝,不断侵蚀着宝贵的岸线。沿江不少群众“住在江边不见江”,眼看着美丽的母亲河,却近不了身、赏不到景。

  随着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的深入推进,长江岸线资源低效无序利用、非法码头以及与之密切相关的非法采砂问题,引起上上下下高度重视。

  2015年10月,由国家推进长江经济带领导小组办公室牵头,开展长江干线非法码头、非法采砂专项整治。

  2016年1月,习总书记在重庆主持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提出长江经济带“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作为长江大保护的首场“战役”,非法码头整治力度空前,高压严打之势一直持续至今。

  拥有约213公里长江岸线年,将港口码头整治列入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雷霆行动”,出动执法人员8450余人次,取缔拆除各类码头145个。

  2014年,记者曾站在江西九江江堤,眺望对面的黄冈市黄梅县小池镇,只见那里密布着十来个大大小小的砂堆。前不久回访这里,已是草木葱茏、郁郁葱葱,砂堆和码头不见了踪迹。

  黄梅县委书记马艳舟说,全县原有33个长江干线非法码头,按照拆除到位、清场到位、复绿到位的要求,已经取缔拆除了28个,清退港口岸线年以来,水利部又牵头开展了长江干流岸线利用项目清理整治工作。不少地方自加压力,延伸治理支流非法码头以及小散乱码头,对岸线利用项目进行排查整治。

  武汉市港航管理局局长王传凯说,武汉市于2016年取缔287个非法码头、273艘趸船和364个沿江堆砂场。这两年继续优化调整布局,和高峰期相比,长江、汉区的码头和趸船数量,都减少了六成以上。

  公开资料显示,上游的重庆市,整治非法码头173座、餐饮船舶138艘,清理整治岸线多个,岸线%;

  下游的安徽省,2017年取缔拆除224个长江干线非法码头,又以淮河流域为重点开展专项行动,取缔拆除941个无证码头、砂石堆场。

  “长江干流岸线面貌明显改善,生态环境有效修复,侵占长江岸线行为得到有效遏制。”水利部副部长魏山忠说。

  洞庭湖曾是非法采砂重灾区,位于洞庭湖口的长江湘鄂边界水域上,千艘非法采、运砂船往来穿梭,两岸非法码头密布、砂堆连绵的“盛况”持续多年,形成长江上最大的水上砂石交易市场。

  而今,记者乘船到这一水域回访,船行10多公里,采砂船没了踪影,两岸已被青草树木覆盖,完全看不出砂堆和码头存在过的痕迹。

  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类似的美丽蜕变在沿江省市竞相上演。脏乱差的非法码头被清除,腾退出的珍贵岸线,已有不少变身江滩公园,有的则被改造升级为规范的码头。

  走进长江荆州港李埠港区一期工程,码头前方采用全封闭式皮带机廊道运输,后方则是2.8万平方米的全封闭仓库,完全做到“砂不落地、直接入库”。

  投资方湖北交投荆州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说,项目总投资超过4亿元,陆域绿化面积超过30%。岸电、防尘、降噪、船舶污染物接收转运处置等环保设施建设齐全。

  长江湖北段最东边的小池镇,已建成6万平方米的江滩公园。记者见到镇上居民李春荣时,她正和家人在公园里散步。

  “以前江岸脏乱差,砂石堆积如山,住在江边不见江。如今变成了公园,街坊们遛弯有了好去处。”李春荣说。

  在安徽芜湖长江与青弋江交汇处,曾经非法码头密布的江滩,已经变身全长超过10公里的生态景观带,不少年轻人来此直播“打卡”。

  在附近生活了30多年的“老芜湖”汪敏说:“外地的朋友来,都夸芜湖岸美水好,生活在这里很幸福。”

  如今,或漫步江滩,或坐游船观赏滨江风光,成为武汉招待外地客人的重要方式。5年来,武汉市持续开展码头岸线大整治,长江、汉江这两江四岸,露出“滨江都市画廊”的底色。

  无独有偶,在长江、嘉陵江交汇的重庆市,两江四岸核心区整体提升工程正加紧实施,28项重点任务、188个重大项目,涵盖岸线治理、山城步道、城市阳台、风貌整治等,建成后将呈现“山水之城、美丽之地”的独特魅力。

  一直在黄冈市黄州区做砂石生意的刘涛,原来的码头被取缔,如今经政府引导,和其他10家码头业主一起,经营当地的临时砂石集并中心。

  江边的码头少了,经营规范了,但刘涛和他的合伙人又遇到了新的烦恼:砂石集并中心就是为长江的砂石运输服务,但现在可采的江砂少了,合法的砂源不够,码头“吃不饱”,只能“晒太阳”。

  “我们这一年多没怎么运营,职工从129人减少至11人,亏损了200多万元。”刘涛面露难色,“现在的砂源和集并中心规划布局不够科学,希望进一步整合调配资源、优化布局。”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部门在做港口码头规划时,没有完全根据区域功能、经济总量确定岸线使用规模,而是看港口码头的数量多少,导致部分区域港口码头同质化竞争、资源浪费。

  此外,由于自然保护区划分不够科学,保护区不能规划建设码头,只能守着长长的深水岸线喊“渴”,存在结构性短缺等矛盾。

  长江流经湖北省咸宁市138公里,非法码头整治后,全市没有一个公共码头,制约经济发展。

  咸宁市港航管理局负责人说:“市里向上面反映了很多次,大家都觉得不合理,但适合建港口的岸线,基本都处于长江新螺段白鱀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谁也不敢开这个口子。”

  类似的情况在重庆、湖南等沿江地区还有不少。长江水利委员会河湖管理局副局长王涛说:“原则上保护区的核心区和保留区不批项目,环保部门要求很严,负面清单里规定得也很严。”

  在清除了长江非法码头“牛皮癣”之后,如何对岸线资源进行合理规划,实现科学高效利用显得至关重要。

  多位基层港航干部建议,科学布局合理规划,要做好局部规划和全局规划的衔接,根据区域功能、经济总量来确定岸线使用规模;进一步优化调整现有港口码头,提高岸线使用效率;实施岸线有偿使用制度,征收岸线使用费,倒逼市场主体高效利用岸线资源。

  同时,要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尽快优化调整长江水域内的各类保护区范围,更好实现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