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原石 > 去年翡翠价就已大涨过一次

去年翡翠价就已大涨过一次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7月21日

  ■主要为楼市股市出逃游资 ■在缅随手拿下几千万乃至亿元原石 ■玉石市场“虚火”太旺行家心慌

  不知是因股市不景气,还是因楼市被打压,今年以来,各路游资甚为活跃,先是“蒜你狠”,接着“豆你玩”,炒风过处,无不屡创“天价”。最近,这股炒风又吹出了国门,吹到了缅甸,盯上了那里的无价之宝———玉石。

  在佛山南海,与玉打了30多年交道的广东平洲珠宝玉器协会会长梁晃林,昨天一见到羊城晚报记者就慨叹,现在的玉石市场“虚火”虚得让人摸不着头脑:今年从年头到年中,原石玉价已大涨三成多;以往上千万元的原石玉已经是天价了,现在上亿元的原石玉也如春笋般地冒出头来。

  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福建翡翠商人说,今年以来,挺进缅甸爆炒翡翠原石的中国游资起码有30亿元。来自平洲珠宝玉器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1-5月,该协会新增会员达2600多人,创有史以来最高纪录,比去年全年入会者还多了100多人。

  原石的“疯狂”,开始传导到玉石成品市场,一块手指尾大的玻璃种缅甸玉,无色的是上万元,有点绿色起码四五万元,“玉迷”们疯狂追捧,只要有货,一律“通杀”。

  做玉器生意20多年的南海商人郭先生,刚从缅甸当地政府举办的玉石原料拍卖会上回来,他说,这个拍卖会他每年必去,但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像今年这样热闹的场面,就像“赶圩”似的,原计划5000人参加,结果来了8000多人,2000平方米的洽谈大厅被挤得水泄不通,广州话、潮州话、客家话、普通话、缅甸语、英语,各种语言此起彼伏。

  当地的酒店业也因此火了,原先人民币四五百元一晚的房间,拍卖会期间竟飙升到上千元。尽管如此,当地所有的酒店还是在两个月前就被预订一空,一些没订上酒店的参会者只能寻找当地民居容身。

  郭先生说,参与拍卖会者九成是华人,与往届不同的是,今年有一半是生面孔。郭先生说,这些首次入市者出手豪爽,有的人根本不看玉质,好像每块石头里都藏着宝玉似的。他看见一位来自福建的客商,一下子就要了一块价值1000多万元的原玉石头,而那块石头他也看过,感觉不值那个价。据说,这位不到30岁的年轻人从来没有做过玉石生意,只是去年8月股市最高峰时成功出逃,赚了一大笔钱,后来股市不景气,楼市又被打压,钱多手痒,听说玉石生意好赚,于是就跑到缅甸买石头了。

  像那位福建商人一样转战玉石市场的豪客,今年猛增。平洲珠宝玉器协会的兰秘书告诉记者,今年1-5月,该协会的新增会员达2600多人,比去年全年入会者还多了100多人;其中福建商人最多,达830多人,揭阳商人500多人。

  郭先生说,缅甸的原石玉商人可能也嗅到了中国商人的炒玉风,趁机抬高了价格,玉石原料的起拍价比往年增加了10%。没想到的是,中国商人根本不在乎这点上涨,追价追得更凶,郭先生说:“拍卖会上,一块几千万元的毛料,我们出价时要犹豫很久,而那些游资二话不说就买了。以往上千万元的原石已经是天价了,只有‘超级大户’才敢问津,现在动辄上亿元的原石,那些游资眼都不眨就要了。”

  从2003年开始,缅甸玉石的价格就开始走高,每年均以10%-30%的幅度增长,今年更是厉害,从年头到年中,原玉石价已大涨了三成多。在郭先生看来,原石价格上去了,但玉石质量却是一年不如一年。“现在80万元一公斤的毛料,质量还不如10年前3万元一公斤的。”郭先生说,今年的缅甸玉石原料拍卖会估计达50亿元人民币,比上届翻了一番多,再创历史新纪录。

  一位福建翡翠商人告诉记者,今年以来,转战到缅甸玉石市场的中国游资估计有30亿元。这些游资主要来自于山西的煤商、广东的中小房地产商以及福建和浙江温州等地的商人。

  这位商人说,投资者一般不直接进入市场,而是委托买手入市,再给买手以干股,二八或三七分成。好的买手,一年也有几百万元的收入。

  在缅甸的玉石原料拍卖会上,每年都有“赌石”,就是完全不解开就拍卖的石头。南海商人郭先生说,由于风险大,以前的“赌石”竞拍纯属搞气氛,很多行家只是看看而已,并不参与,所以这种赌石生意只占毛料交易量的1%,但是今年的赌石竞拍却异常活跃,占了交易量的5%左右。

  翡翠行情高涨,给一部分热衷于赌石的商人带来了比往年更高的风险。今年5月初,一位黄姓台湾资深赌石客在缅甸以32万元拍下了一块7.95公斤的翡翠原石,但直到现在他也没敢打开。黄先生说:“冷静下来想一想,这块石头的‘赌’性太大了,去年差不多质地的原石不会超过20万元,如果打开是块废料的话,今年就亏大了。”

  对于这种高风险的游戏,游资似乎乐此不疲。郭先生说,在今年的“赌石”中,七成人是生面孔,他们出手很阔绰,胆子也很大,几百万元甚至近千万元的石头都敢赌:“这在以前肯定要被老行尊骂死。”

  “不过这些游资确实厉害,不仅财大气粗,技术力量也很雄厚,他们为了减少风险,高价聘请了很多有经验的买手,以前看一块石头只有一个买手,现在有两三个帮眼,而且还有精算师在旁作参谋。”郭先生说,买方对一块石头的估价,是根据其内部质地将来可以做出的成品的价格逆推而来的,但变数存在于每个细微的变化中,“不懂成品价钱的人就不可能知道原料价钱,知道成品价钱但不懂得做货的人也不懂得原料的价钱。行话是‘未算买,先算卖’,比如做手环的料不可以有裂纹,体积要够大,原料如果没有裂纹每公斤可以做4只手环,有裂纹的只能做两只,平均计算每公斤做3只手环。”

  广州的一位玉石鉴定师说:“去年赌石赢亏比率约为五五开,但按现在的行情,赌石的赢亏比至少是四六开。”

  平洲珠宝玉器协会会长梁晃林说,游资盯上原玉石,与股市不景气、楼市被打压有一定的关系,但主要还是与玉石资源急剧下降有关。缅甸被称为“翡翠之国”,但是近年来该国的上等原材料开采也已近枯竭。

  据了解,以往缅甸玉石开采以三年为期,如果期限内挖不到玉或挖不够玉,由开采商自己负责。于是一些开采商找来炸药、推土机等24小时挖玉,一个来月挖掉一个山头,半个月里挖出一个600米深的山坑,不到几年工夫,那些玉矿就被挖得面目全非。南海商人郭先生说,照这样的速度挖下去,要不了10年缅甸就没有玉石可采了。

  前两年,缅甸政府调整了政策,限量开采,同时海关还不断控制上等玉石的出口,只允许加工后的翡翠饰品出境。

  上等玉石资源短缺,只剩下中、低等资源,导致上等玉石市场价格迅速攀升。去年翡翠价就已大涨过一次,涨幅接近一倍;今年以来,高档翡翠价格也涨了20%,一块手指尾大的玻璃种缅甸玉,无色的上万元,有点绿色起码四五万元,甚至更高。

  随着游资大举杀进原石市场,玉石成品价格更是呈几何级数递增。从2003年起,翡翠价格开始上扬,2006年翡翠价格突然大涨,高档翡翠增值100%以上,以前主要用于佩饰功能的翡翠正成为投资收藏热点。2001年,香港佳士得拍出的一件翡翠品价值300万元,2004年已达3300万元,如果现在再拍,不知要涨到什么程度了。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