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原石 > 山坡出奇石引疯狂淘宝潮 人群蜂拥而至挑灯夜战

山坡出奇石引疯狂淘宝潮 人群蜂拥而至挑灯夜战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6月29日

  昨天,还有不少人骑着电动车赶到松阳县西屏镇项桥下村,试图来挖“宝”。但那里已经竖了块写有“严禁挖掘,违者罚款200元——500元”的牌子。

  “至少已经有500多人来过了。”现在在那儿看守的一位老人说,为了保护那块土地,政府要求他每天晚上守夜到12点。

  有老人看守的那个位置,刚好在一条马路边上。那里离松阳县城也就10分钟左右的车程。这是1个星期前,被发现的最后一块“宝地”。

  “最疯狂的是刚过去的双休日。”当地村民说,连平时在单位上班的人都赶来了。

  当时,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的各式各样的小车、摩托车,还有电动车,以至于在一段时间里,把这条双车道的马路都给堵住了。

  看守的老人说,他们当中有老有小,有男有女,有全家上阵的,有夫妻、兄妹出动的,甚至还有自带三餐准备连续作战的。有些人备着雨具而来,还有些人准备挑灯夜战。

  相对周边赶来的人群,项桥下村的人似乎有点后知后觉了。一开始,他们还以为别人在挖药材什么的,也没在意,只是后来人越聚越多,才知道土坡上有“宝石”。

  这样的机会,怎么能在眼皮底下溜走呢?据说,在项桥下村,连70多岁的老人也曾赶去挖过。

  只要能在泥土中挖出一块石头,他们就会立即抓在手上,仔细端详后,迅速收入袋子,生怕被别人抢走。

  马路对面,一度出现了一支为这只大军服务的队伍——卖茶叶蛋的、卖饮料的、卖快餐的都赶来了。

  他叫刘水胜,是项桥下村人——他运了台挖掘机过去,在土丘上作业了近半个小时。

  “其实我是迫不得已。”刘水胜说,他爷爷和奶奶的坟墓,刚好就在那个土丘上,看大家的架势,大有连他家祖坟都不想放过了——刘水胜的爸爸在山丘上守了两天,只要他人一转身,就有人把锄头对准了坟墓挖。

  家里人急了。刘水胜便租了台挖掘机过来,把坟地周边的地翻了个,“没得挖了,他们就应该死心了。”

  “重要的是能卖钱。”村民们说,在“挖宝”现场,就有收购的人驻扎在那里——只要一听说有人挖到石头,他们就会冲上前去,经过一番仔细观察后,便开始讨价还价。

  一般,大块的是以块论价,据说最高有卖到过2000元。而小的,则按袋论价,价格在二三十元到几百元之间。

  一家奇石店的老板,他手上有半麻袋从项桥下村收购来的石头,他说花了700元。而部分被他加工后,放在了售卖的橱窗里,其中一块有大拇指两倍粗的印章,他开价500元。

  而类似的“宝石”工艺品,在这个市场里,几乎能在每家店里找到。记者接触过几家,店主都说,那是玛瑙。

  但他们直言,这些玛瑙其实质量并不好,主要是看它的花纹比较奇特,他们多数是作为一个新品种才放进店里的——这些石头里头,透露着一些红黄相间的颜色。

  同时是因为花纹奇特,很多买到毛坯石头的人,都会拿去加工成饰物。市场旁边一家石材加工厂的老板说,这些天他们已经接了不少这样的活,加工费用从20元到100元不等。

  那里来的石头,昨天也有部分堆放在松阳县国土资源局矿产资源管理科的办公桌上。

  管理人员纪日候说,从他目前初步的判断来看,这些石头应该属于浸染状的石英岩,其主要成份是二氧化硅。

  “这是风化后的石英石的残留物。”他说,主要是泥土中的微量元素,比如铁和锰,浸染了石英石,“档次多半很低。”

  据他了解,即便在工业上,这样的石头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石英岩平时是生产玻璃的原料,但项桥下村的石头因为含铁量过高,就算做成了玻璃,“它的透明度也不高。”

  值得注意的是,按纪日候的说法,这些石头如果玉化程度比较高,它就很可能会成为玛瑙,接下来他们将会对此作进一步鉴定。

  “但不可否认的是,目前村民们这么做已涉嫌违法。”矿产科科长潘献仁说,他们没有经过任何审批不说,毕竟也已破坏植被,很可能会形成新的地质灾害。

  昨前两天,他们已两次前往现场,组织力量制止这一行为。若还有顶风挖掘,他们还将联合有关部门共同执法。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