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原石 > 远赴缅甸的中国宝石猎人:矿洞上百米空气瓦斯

远赴缅甸的中国宝石猎人:矿洞上百米空气瓦斯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6月07日

  2019年初,昆明飞往曼德勒的客机上满是中国面孔,在他们的座下,横断山脉形成的地理隔断正快速被掠过。

  一直以来,缅甸这个国家被厚厚的云层遮住,略显神秘。对那些从未造访过的人来说,它只存在于二战的历史和偶尔播报的新闻里。

  这位1987年出生的昆明男孩,在网上经营一家宝石网店,为了能从源头市场和矿区寻获最好的宝石,他长期辗转于越南、斯里兰卡和缅甸之间,这样的人在行业里被称作“宝石猎人”。

  作为有着千年宝石开采史的重镇,抹谷的红宝石在国际珠宝市场上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其中全球公认最美,传说一辈子见一次就能带来好运的鸽血红正是产自这里,那是世界藏家都钟情的宝贝。

  从曼德勒出发,六到七个小时颠簸山路的车程抵达抹谷。这里无论对珠宝从业者,还是爱好者来说,都是他们心中的圣地。

  由于这里埋藏的财富,一直以来外国人都难以进入,进入缅甸的签证在这里并不通用,要想深入抹谷,还需要专门申请的许可。

  城里最高的佛塔,大概有九百年历史,在捐赠区,你甚至可以看到清代的银元——那是更早前来淘金的中国人留下的。

  直到2006、2007年,这里还未对外开放,局势一直不稳定。一方面,北边的山里还有一些活动的地方武装,据说前不久他们刚刚绑架了本地生意人的女儿索要赎金;另一方面,受到历史因素的影响,他们不希望自有矿产资源被外人把控。

  在抹谷城区,每一家房子下面都可能挖到宝石,但是政府早已禁止开采,一经发现,会被判终身监禁。

  据说镇中心的湖区,是英国人在殖民时期疯狂采掘红宝石留下的结果,据当地人介绍,湖很深,政府不允许进行开采,并且当地还有一个诅咒,如果谁偷了水下的宝石,不久后就会死去。

  在这里严格的限令之下,本地人发现没有生意可做,一些年轻人选择离开,去大城市或者国外打工,导致地方发展无以为继。

  政府了解到这一情况,出于发展经济、提高当地人收入的考虑,逐渐对抹谷实行重新开放。

  缅甸中北部最好的宝石矿区,矿洞有一百多米深,同时有一百多个人在下面工作。由于巨大的利益和危险的工作的环境,只有像阿昆这样的宝石猎人,通过当地关系人介绍,取得绝对信任后才被允许进入这样规模的矿区参观。

  矿洞的传统危险如透水、塌方等在这里也随时可能发生,但最恐惧的是在幽闭的环境里一直待着,空气里还有一股瓦斯味,开石头的炸药就在不远处爆炸。

  这不是阿昆第一次在缅甸下矿,在斯里兰卡他也下过。宝石是怎么出产的,只有下过矿洞的人才清楚,阿昆觉得这是自己和宝石商人的区别,商人只关注商品,而宝石猎人,追寻的是宝石背后的意义。

  在矿场周边,当地人会在丢弃的矿石里寻找那些被遗漏的宝石(长久以来形成的生存方式),这是被允许的。阿昆会去到每个矿区,他在周边收石头,他知道这些石头卖不出好价格,但还是会买一些,这是对他们的敬畏:市场享受的是他们的劳动带来的美艳,但是这些人却过着最底层的生活。

  当地人将淘到的宝石放在嘴巴里保存,这样比较安全和方便,另外据说这样能积攒好运气——阿昆说,在斯里兰卡也是,当你的宝石不慎掉在地上,要捡起来亲一下才行。

  抹谷镇区约有4万人口,80%的人都在从事与宝石相关的工作,另外的大部分在为这些珠宝人提供配套服务。

  矿区出现的宝石,除去买家之间的直接交易或者公开拍卖以外,一部分会立刻出现在抹谷本地的宝石市场上。每天早晨集市聚集着矿主们的马仔、宝石贩子、家庭妇女,他们从矿山带出各种宝石,有原石、成品。可以批量走,也可以单买。

  在抹谷,人们一直沿用这样简单混乱的方式来进行交易,曾经有外来的缅甸人想要建设一个更好的交易市场,来开发更完善的基础设施,被本地人拒绝了,他们说这样会收费,会使得当地成本上涨,所以近百年来都是在如此简单的地方进行宝石交易。

  大批外国背包客也慕名而来,他们往往只喜欢好看的和自己喜欢的,不在乎品种,同样受到卖家的欢迎。

  不过,这里最受欢迎的还要数远道而来的中国人,他们在网上做宝石直播,展示最新的需求和行情。

  而卖家们往往一拥而上,每个人都把自己觉得得意的宝石递上来,希望对方给到一个满意的价格。

  挑选石头更像一场博弈,是对精力和体力的双重挑战——宝石猎人千里奔波到这,并不是坐到那里,好的宝石就能够自己送上门来:这需要不停地筛选,这少不了经历一番漫长的心理战,更少不了运气的加持。

  在宝石界中有一句话——“十宝九裂”,尤其是缅甸的红宝石,基本上都有裂,晶体干净的少之又少。

  “宝石从矿区出来再到猎人手里,是很艰难的过程。你认为好的宝石,再加上价格你能接受,合适的几率就降低很多,非常消耗精力,也需要大量的经验来判别。”

  阿昆至今经手过几十万颗宝石,因为每当买到一颗石头,也就意味着背后已经挑选过成百上千颗。

  曾经的阿昆在金融系统上班,枯燥而烦恼,当和朋友无意中聊到宝石行业时,他一下子就被吸引了,决定投身宝石行业。

  珠宝行业水深,大家都不愿意把行业秘密分享。想要做这一块,又不是“宝二代”,那么交学费一定是必不可少的。曾有个巴基斯坦人向阿昆兜售一批宝石,说是自己家矿生产的,初出茅庐的阿昆觉得自己的判断没错,买回来检测后发现都是些便宜的石头,所幸损失不大。

  从市场回来,宝石猎人还要和对庄的供货商私下约货,通常是去别人家里,或者别人带着宝石来到他住的宾馆。这种交易往往货比市场更加优质,有更长看货时间和专注的环境,也有更轻松的讲价空间。

  对于宝石猎人来说,最让人兴奋的就是找到一颗惊艳的石头,而出售的人不清楚那是一个什么价值的东西。

  做珠宝的路上布满了陷阱。想不被骗,必须去了解宝石的价格体系和行业知识。这也是阿昆为什么想要跑矿区的原因,每一次接触到的东西都会刷新他的价格体系,并带来新的认知:一块石头的优势到底在哪里,它的背后究竟是什么。

  随着彩色宝石在国内逐渐普及,为了能更好地做到理论和实际市场行情的结合,他也不断提升理论知识,作为IGI国际宝石学院的一名认证鉴定师,他始终保持着与国际行业信息的密切相连。

  对阿昆来说,宝石是一门生意,更是一种哲学,他在成为宝石猎人的过程中懂得:生意不易,想要将整个利益链从头吃到尾是不可能的,要学会和别人分享利益。

  接下来,阿昆想去趟坦桑尼亚Mahenge,亲自看看非洲大陆孕育出的精华。在此之前,他还会再来抹谷几次,在昂山将军的雕像旁边,Mogok大牌子已经竖立起来,但他们还没做好开放的准备。

  拍者网是拍摄者的网站,优秀摄影师会聚的影像交流平台,不时发起有价值的摄影活动,分享优秀的摄影师作品,欢迎加入拍者!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