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鉴别 > 法治在线]贪婪的代价

法治在线]贪婪的代价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7月04日

  2006年,一部低成本高票房的电影《疯狂的石头》的上映曾在全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剧情围绕在厕所里发现的一块“价值连城”的翡翠,演绎出了一连串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这部电影以黑色幽默的方式反映了社会转型期一些人追逐财富的畸形心态。电影里讲得虽然是故事,但是类似的故事在现实生活中却并不是没有的,我们今天要讲述的就是由四只“疯狂的玉碗”而引发的一幕发人深省的悲剧。

  天津的蓟县,古称“渔阳”,是座历史悠久的千年古郡。明朝迁都北京以后,位于北京东边的蓟县便成了护卫京城的屏障。特有的历史文化背景,使蓟县成为了明清两代文物的富藏之地,这里的许多人对文物都有一份特殊的偏爱,只不过也有个别人在偏爱中种下了贪婪。

  2007年1月5日,蓟县某中学学生罗万超的家人向警方报案,他们说,两天前,罗万超带着他的表兄大志存放在家里的4只值钱的“玉碗”外出,从此便没了音信,他们怀疑自己的孩子很有可能遇到了麻烦。

  他失踪之后,带着碗走了,我们头一个就是推测他自己,把这个碗拿走了,卖了,把碗卖了以后,他的表兄惹不起了,不敢回来。

  “大志”名叫杨国志,今年22岁,是罗万超的表哥,罗万超失踪时,杨国志因为涉嫌一起刑事案件正在被警方通缉,听说表弟拿着他的宝贝玉碗失踪了,杨国志情急之下回到了蓟县,警方很快找到了他。在看守所里的杨国志似乎也感觉到了表弟失踪事件的重大,主动向警方交代说,这几个玉碗的来历不同寻常,是蓟县一个做树苗生意的人从地底下挖出来的“价值连城”的“乾隆圣物”。

  天津市蓟县刑侦支队 董志刚 从一个祖坟里挖出了几个碗,说是古董,一看这个碗说挺值钱的。

  杨国志还透露,他曾经跟几个朋友专门到河北省遵化市的清东陵找人对玉碗的价值做过鉴定,东陵是清朝的皇家陵墓群,附近居住的有些人对文物颇有研究,这在京津两地是出了名的,而郭三爷就是他们在众多高手之中请来的鉴宝行家。

  河北省遵化市 清东陵附近某村 郭某:他们第一次没有拿东西。第二次才拿来的。

  他(杨国志)懵我不是,他说不跟我说实话,这样的人我见得太多了,太平常了,我也不傻 我说你想要多少钱呢?他说一个要二十万 我也明确给他答复这是真的是假的 我办事就必须由着我的路来,你要是让我卖,跟我上拍卖行鉴定去,是真的,我就能负责给你卖了。

  事实上,郭三爷也分不出这几个玉碗的真伪,但是他说,从照片来看,这几个玉碗玲珑剔透,制作工艺也相当精细,底部还刻有“乾隆圣物”的字样,即使不是真品也是出自仿制赝品的行家之手。

  警方的调查工作进行得并不顺利,他们把罗万超的情况作为失踪人口报送给公安网,请求相邻的公安机关一起协查寻找。但是,一个星期过去了,罗万超依然杳无音讯,警方开始担心,这个只有十四岁的少年可能已经凶多吉少。

  [同期] 天津市蓟县刑侦支队 王朝阳 是不是被绑架了?因为咱们考虑到,接触这个碗 知道这个碗值钱的也有十几个人,会不会被这部分人给绑架了?最后一个最坏的结果,有可能被杀害了。

  你看看 这是我们小孩一岁时候的相片,这是三岁时的照片,这个时候会跑了,让当妈的心里该怎么承受啊。

  孩子他妈妈,天天在炕上躺着哭,天天哭,所以我带着我们副队长,我们两个从商店买了东西,我们专门看她去了,我说别着急,我们努力给你找,你一定抱有一丝希望。

  警方分析,如果玉碗真是“乾隆圣物”的话,不管失踪的少年罗万超下落如何,跟玉碗有过接触的人,都有可能存在嫌疑,根据杨国志的回忆,警方一方面与知道玉碗来历的14个人一一见了面,从作案时间上逐个对他们有没有作案嫌疑进行了调查,另一方面,对蓟县周边的地下文物市场,警方也可以说几乎查了个底朝天。

  (案子)最难破的是一没有发案现场,二就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没有什么很直接的证据或什么能证实 这个人是被杀害了还是怎么回事。

  就在破案的线索几近枯竭的时候,办案民警从罗万超的一个同学那里了解到了一个情况,在案发当天中午,她曾经在学校门口看到了罗万超,这很可能是罗万超失踪前的最后一次出现。

  天津市蓟县刑侦支队 田伯伟 当时一个红色的面包车就在电话亭那里停着,后来被害人骑一个摩托车到这里,跟她(同学)见面以后,(罗万超)说我把脚烫了,下午上学的时候给我请个假,我不上学了。

  根据罗万超同学的回忆,她还看到那辆红色的面包车旁,有一胖一瘦两个人跟罗万超说过话,当她描述到那个身材较瘦的人的面部特征时,办案民警突然看到了案件侦破的希望。

  她形容司机的体态 还有说话这个人的体态 和亢志佳特别像 亢志佳1.6米左右,特别瘦。

  亢志佳,19岁,无业,无经济来源,但是经常泡吧、赌博,曾经两次跟杨国志一起去东陵鉴定过玉碗,杨国志还曾经向警方说过,在罗万超失踪的当天下午,亢志佳给罗万超打过电话。

  既然亢志佳是最后一个见过罗万超的人,警方推测,他起码应该知道当天罗万超的去向,但是亢志佳却一口否认了他给罗万超打过电话,也并没有见过他。

  天津市蓟县刑侦支队 王朝阳 在审讯这个过程中我印象最深刻,因为他(亢志佳)百般狡辩、百般狡赖。

  就在警方继续询问亢志佳的同时,办案民警围绕文物市场展开的调查也取得了进展,警方了解到,亢志佳有一个形影不离的朋友叫亢帅航,他们两人曾经一起去找过一个做文物生意的买家,而且时间恰巧就在罗万超失踪之后的第二天。

  天津市蓟县刑侦支队支队长刘玉东:亢帅航有个亲属是玩儿古董的,所以这个线索上来以后,我们很兴奋,他不是玩儿古董吗,他应该对这个明白,也感兴趣,他起码是第一知情人。

  到这儿就是问问这个碗是什么碗,问我是不是值那么多钱,他说找专家看了,值40万呢,我说买不起,你找别人吧。

  亢某:第二次当时(碗)装在一个小鞋盒子里面,上面盖着毛巾。我说你拿出来看看,我也没拿 他把毛巾一掀,我一开这种碗是假的,我告诉他说这是假货 你拿走吧 不值钱。这两个也就值十来块钱。当时他们很不情愿地走了。

  如果没有见过罗万超,亢志佳和亢帅航又是怎么得到玉碗的呢?在事实面前,亢志佳和亢帅航不得不承认了他们以罗万超的表兄大志要拿玉碗再次进行鉴定为名,骗取罗万超的信任,又杀人劫碗的事实。2月4日,也就是案发后的一个月,警方在亢帅航家的一处已经荒废的老宅子里,找到了他们苦苦要寻找的罗万超失踪之谜的答案。

  罗万超被杀害以后被埋在亢帅航家的老住宅里,警方根据犯罪嫌疑人的交代,找到了四个被藏起来的“玉碗”。

  像这样的一个所谓的“玉碗”,就是引发本案中这起不该发生的悲剧的导火线,当然它不是本案中的实物,那四个假“玉碗”,已经被警方作为证据保存起来,这个碗是我们的记者在北京的一处旧货市场上买来的。

  为了弄清楚这四个玉碗的实际价值,蓟县公安局也委托了天津市物价局和文物局对玉碗进行了鉴定,专家认为,这几个所谓的“玉碗”,其实是石质的材料所仿制而成,而物价部门鉴定的结果,这四个“玉碗”,仅仅价值四十元。像这样的几件本来不值钱的工艺品,怎么会从几十元摇身一变成了价值八十万元的古董呢?(图示)原来,杨国志的朋友在山东出差时,从地摊上只花15元买到了这四个碗,开玩笑骗他说这四个碗很值钱,杨国志轻信了朋友的戏言,以为这些碗真是清代的文物,花四百元买来了这四个碗,并跟亢志佳一起先后四次转移了藏碗的地点。接下来,清东陵附近并不具有专业鉴定能力的郭三爷模棱两可的鉴定让这四个碗的价值步步升级。

  天津市蓟县刑侦支队 王朝阳 亢志佳最后还是认为一个碗值二十万呢,再有一个就是(杨国志把碗)这里藏那里藏,他就认为这个是宝贝。

  但是,亢志佳和亢帅航对金钱的贪婪,使年仅十四岁的少年罗万超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正在青春年华的亢志佳和亢帅航,也在忐忑不安中,等待着法律的审判。警方在审讯中了解到,亢志佳和亢帅航由于在初中阶段就辍学,几乎天天泡在网吧和酒吧里生活。充满暴力的杀人游戏是他们俩共同的爱好。受害人罗万超和他们一起长大,他们俩甚至在案发前不久还在罗万超家住过几天。由于没有工作,没有钱上网和泡吧,变卖古董赚大钱的诱惑最终使他们铤而走险。

  天津市蓟县刑侦支队 王朝阳 咱们也分析你把碗抢不就得了吗,为什么还要杀人呢?他对人的生命有一种漠视。把人这个生命没有当一回事。这两个小伙子杀人以后,他们父母根本看不到有什么特别的。没有什么异常情况,根本没有事一样。

  它能值多少钱呢?它再值钱业不如人命有价值,所以这些孩子法律意识太差。尤其是不上学现在好多十七八岁初中毕业的,不上学了,在社会上游荡的(不加强教育)很危险。 有点利益所需,他就接受不了诱惑。

  演播室 为了更好地保护我们国家的文物,新修订的《文物保护法》鼓励藏宝于民,现在全国各个城市都有文物市场,为老百姓收藏和转让可以合法流通的文物提供了便利。但是,在文物买卖的过程中一定要把握法律的底线。像本案中亢志佳和亢帅航这样的法盲,迟早要为他们的贪婪,付出相应的代价。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