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鉴别 > 价值千万元的和田玉被盗走 玉石经鉴定仅16万

价值千万元的和田玉被盗走 玉石经鉴定仅16万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4月26日

  庭审中,孙某为自己辩护,这两块玉石的市场价格肯定没有买家预计得那么高。以他的眼光看,也就两三百万元。

  两块和田玉籽料的价值直接关系到对孙张二人的量刑,必须对玉石进行司法鉴定。

  法官咨询了杭州和宁波的珠宝玉石首饰鉴定中心,两家鉴定机构都表示,由于两块玉石体积较大,受机构仪器等因素限制,必须对玉石作出切割或者刮粉后才能做检测。

  切割或刮粉?穆先生一听,不乐意了,“破坏了玉石的完整性,它还能值那个价么?”他只要物归原主,拒绝了宁波和杭州两家鉴定中心的有损鉴定方案。

  最终,海曙法院联系了北京一家权威的鉴定机构——北大宝石鉴定中心,他们有更先进的设备可以对玉石进行无损鉴定,即通过红外光谱仪等一系列鉴定仪器,像给人做X光一样做一个透视鉴定。

  两天后,鉴定报告出炉。但结果让人大跌眼镜:两块玉石都是和田玉,大玉石11万元,小玉石5万元,总价16万元。这与原来的估价简直是天壤之别。

  法官解释说,和田玉目前在市场上属于一种特定稀缺物,尤其是像穆先生手里这两块玉石,估计更是少见。玉石不像黄金一样,有一个直接的明确的判断标准,黄金可以靠纯度来确定它的基本价格,和市场价值不会偏差很远,但玉石就难说了。

  对此,记者也采访了浙江省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张友明律师,他说,像和田玉这种附加值高且不稳定、市场又热捧的特定稀缺物是没有固定标准的,穆先生报案时有可能计算了它的收藏价值、人文价值、市场预期。但司法鉴定时,如果鉴定人员的价值判断和穆先生不一致,可能就不会考虑这些因素。两者的估价出现巨大差距,也是有可能的。

  这个结果,穆先生倒挺淡定,“正所谓‘黄金有价玉无价’,同样一块玉,爱玉之人视之为珍宝,不爱之人视之为石头,玉的价格在业内也很难有确定的标准。”

  他称,用仪器做透视鉴定毕竟只是检测玉石的材质,也许切割或刮粉后作出来的鉴定价格会更高。但对他而言,保证玉石完好无损才最为重要,切割开来磨成粉了,哪怕鉴定出来价格值2000万元,对他来说也毫无意义。

  法官说,如果按照玉石的报案价格,或者是按照孙某自己预估的价格,两人获刑都有可能在无期以上,现在玉石价格鉴定下来,量刑上会减轻很多。

  最终,海曙法院以盗窃罪分别判处孙某有期徒刑10年、罚金5万元,判处张某有期徒刑8年、罚金4万元。

  法官通俗地解释了一下判断的关键标准:主要考虑到了穆先生当时将玉石交给孙某的一个内心判断。虽然他把玉交给对方,但他心里的实际想法是暂时交给对方,让他拿给买家看货。

  也就是说,他自认为还是拥有玉的所有权。如果穆先生认为自己已经完成了玉石的交易,所有权已移交给了对方,那么孙张二人就构成了诈骗罪。

  名嫌犯原或判无期,现只判10年和8年律师表示,估价差别大因玉石鉴定标准不明确

  庭审中,孙某为自己辩护,这两块玉石的市场价格肯定没有买家预计得那么高。以他的眼光看,也就两三百万元。

  两块和田玉籽料的价值直接关系到对孙张二人的量刑,必须对玉石进行司法鉴定。

  法官咨询了杭州和宁波的珠宝玉石首饰鉴定中心,两家鉴定机构都表示,由于两块玉石体积较大,受机构仪器等因素限制,必须对玉石作出切割或者刮粉后才能做检测。

  切割或刮粉?穆先生一听,不乐意了,“破坏了玉石的完整性,它还能值那个价么?”他只要物归原主,拒绝了宁波和杭州两家鉴定中心的有损鉴定方案。

  最终,海曙法院联系了北京一家权威的鉴定机构——北大宝石鉴定中心,他们有更先进的设备可以对玉石进行无损鉴定,即通过红外光谱仪等一系列鉴定仪器,像给人做X光一样做一个透视鉴定。

  两天后,鉴定报告出炉。但结果让人大跌眼镜:两块玉石都是和田玉,大玉石11万元,小玉石5万元,总价16万元。这与原来的估价简直是天壤之别。

  法官解释说,和田玉目前在市场上属于一种特定稀缺物,尤其是像穆先生手里这两块玉石,估计更是少见。玉石不像黄金一样,有一个直接的明确的判断标准,黄金可以靠纯度来确定它的基本价格,和市场价值不会偏差很远,但玉石就难说了。

  对此,记者也采访了浙江省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张友明律师,他说,像和田玉这种附加值高且不稳定、市场又热捧的特定稀缺物是没有固定标准的,穆先生报案时有可能计算了它的收藏价值、人文价值、市场预期。但司法鉴定时,如果鉴定人员的价值判断和穆先生不一致,可能就不会考虑这些因素。两者的估价出现巨大差距,也是有可能的。

  这个结果,穆先生倒挺淡定,“正所谓‘黄金有价玉无价’,同样一块玉,爱玉之人视之为珍宝,不爱之人视之为石头,玉的价格在业内也很难有确定的标准。”

  他称,用仪器做透视鉴定毕竟只是检测玉石的材质,也许切割或刮粉后作出来的鉴定价格会更高。但对他而言,保证玉石完好无损才最为重要,切割开来磨成粉了,哪怕鉴定出来价格值2000万元,对他来说也毫无意义。

  法官说,如果按照玉石的报案价格,或者是按照孙某自己预估的价格,两人获刑都有可能在无期以上,现在玉石价格鉴定下来,量刑上会减轻很多。

  最终,海曙法院以盗窃罪分别判处孙某有期徒刑10年、罚金5万元,判处张某有期徒刑8年、罚金4万元。

  法官通俗地解释了一下判断的关键标准:主要考虑到了穆先生当时将玉石交给孙某的一个内心判断。虽然他把玉交给对方,但他心里的实际想法是暂时交给对方,让他拿给买家看货。

  也就是说,他自认为还是拥有玉的所有权。如果穆先生认为自己已经完成了玉石的交易,所有权已移交给了对方,那么孙张二人就构成了诈骗罪。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