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鉴别 > 得物App:愿不负年轻人的热爱

得物App:愿不负年轻人的热爱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3月29日

  作为C位联盟主席、大象安全套CEO,赵川曾经分享过这样一段经历:有一天,他跟几位不同年龄段的老板聊天,聊天内容就是一双鞋的价格。令赵川感到意外的是,以上从低到高三个价格段对应的分别是“80后”“90后”“00后”。

  也就是说,在一些“00后”看来,一双鞋卖2万块并不是件多么难以接受的事情,而支撑起这个“数据”的并不是某个人,而是一个App—过去叫“毒”,现在叫“得物”。

  得物并不算是一个新应用,今年已经是它创立的第六个年头了。看到这里不由得再次怀疑起了人生:到底是自己太老,还是圈子太小?因为根据得物App的数据,截至目前,平台用户中“90后”占比超过八成,而我国每3个年轻人中,就有1个使用得物App。作为那没用过得物的“2/3”,我忐忑地开始了解,发现得物的成长也是一部出圈、破界史。

  在2015年,得物还只是一个帮助年轻人了解球鞋信息和潮流文化的资讯平台,聚集了最早的一批球鞋爱好者。他们成为了KOC乃至KOL,也形成了典型的垂直型、高黏性且有一定认知门槛的小圈子。随后得物上线配套的鉴别功能,这是其鉴别服务的开端,也是吸引流量、强化平台与用户关系的重要一步。

  接着就是我们熟悉的路数,沾了消费升级和新生代崛起的光,在潮流资讯和鉴别服务的带动下,平台承载了越来越多的流量,也迎来了越来越多的需求。年轻人觉得只是在这里交流、获取资讯和知识还不够,而平台自然也想要更进一步。

  于是,在2017年,平台上线了交易功能,开创了“先鉴别,后发货”的全新交易模式。通过C2B2C的模式,作为中间鉴定方和平台方,得物将买卖双方精准对接。当然,这个也埋下了一些问题,稍后再说。具体来看,买家拍下球鞋后,卖方需要自己发货到得物,经过鉴定后,再由得物寄送给买家。平台的赢利模式是抽取卖方成交价的部分作为佣金,以及收取买家的鉴定费。

  在潮鞋圈,由于网购、代购潮鞋真假难辨,买家主要依靠贴吧等兴趣平台鉴定真假,不仅人员混杂,鉴别形式也很单一。可以说,“鉴真需求”一直是传统电商难以解决的用户痛点。但是,对于由潮流社区起家的得物来说,鉴别服务恰恰是其传统艺能。得物绑定了资深KOL、聘请了专业团队,使得其鉴定更具权威性,并且实现了潮鞋鉴定模式化、流程化,比如提供售中货品质检、售后误差赔付服务等。

  一边维系潮流社区,以内容和互动种草;一边打造潮流电商,以产品为纽带产生内容和黏性。两个模块不断渗透、融合,成就得物的流量和销量。

  在交易量和用户量达到一定的规模后,得物也引起了资本的关注和重视。2018年得物曾获得来自高榕资本、红杉资本中国、普思资本的数千万美元融资;2019年得物获得来自DST(Digital Sky Technologies)的新一轮投资,该轮投资后,得物估值达10亿美元,进入独角兽行列。得物也成为目前国内最大的球鞋转卖平台。有了钱之后,按照传统的流程来说自然是要跟进一波“变化”。

  2020年1月1日,平台启动品牌升级,由原来极具个性化的“毒”正式更改为“得物”。当然,这个名字也改得很是取巧,因为“毒”的拼音发音正是“得物”(DEWU—DU),而“得物”二字本身也被解释为“得到美好事物”,可谓妙哉。把指向不明且带有一定负面效应的品牌名改为寓意美好、积极向上的词汇,也可以看出得物走向大众的野望。

  得物开始突破原有的圈层,探索更为广阔的市场空间,营造以年轻群体为中心的潮流生态。升级后的得物专注于打造成新一代潮流网购社区,不断扩充球鞋服装之外的新生代消费品类,以满足和丰富年轻群体的潮流消费体验。如今,平台已经覆盖潮鞋、潮包、美妆、首饰、手表、潮玩、健身、数码、游戏、汽车等众多领域。

  在品类扩张的同时,得物所提供的服务也更加丰富,比如AR虚拟试穿功能,用户可以360度地查看鞋子的外观,也可以拿起手机点击试穿,感受更为直观的效果;焕然洗护服务,涵盖球鞋清洗、包类护理、防水防污、球鞋修补等;闲置交易服务,包括潮鞋、数码、腕表、服饰、奢包等品类;在核心的鉴别服务方面,与中检集团奢侈品鉴定中心达成战略合作,牵手“鉴定国家队”,同时拓宽鉴别品类,涉及球鞋、服装、手表、奢侈品。

  得物也在不断加固其在“潮流”领域的地位,比如引入明星主理品牌、推出各类知名品牌的联名款等,以此强化认知标签,占领用户心智。

  得物创始人兼CEO杨冰用“情价比”一词来表达自己对消费升级的理解。他认为以前人们追求性价比,看重性能和实用性,而现在,用户更愿意为审美、设计、理念、故事等能够代表自己的产品付出溢价,更加重视“情感、情绪和价格之间的比值”。

  但是,恰恰是在“情”之一字上,得物面临诸多质疑,比如鞋炒不穿、霸王条款、鉴别存在猫腻、客服态度差、售后服务无法保证等。这些都严重影响了用户的体验和情感。得物的C2B2C模式一直在强化平台的地位和作用,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用户的话语权,所以一些用户纷纷吐槽其“一家毒大”“既当运动员也当裁判员”。

  得物自己说每3个年轻人中就有1个用得物,可随手打开一个应用商店,就看到了3.3的评分,这个数据告诉我们,每10个使用得物的人中,就有将近4个给了差评。

  得物给自己的定位是帮助用户了解、获取、分享让他们有幸福感、愉悦感的各种事物。但真实情况似乎正在跑偏,只愿好自为之,不负年轻人的热爱。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