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鉴别 > 翡翠直播崛起边城瑞丽

翡翠直播崛起边城瑞丽

admin 翡翠手镯 2020年08月05日

  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地处祖国西南,与缅甸山水相连,村寨相望,是中国距印度洋最近的沿边口岸城市,是中缅经济走廊的中心节点,是中缅油气管道入境的首站。

  长期以来,瑞丽因边而兴、因边而活。2019年,瑞丽市口岸进出口贸易总额占中缅贸易总额的66%左右。

  2019年8月30日,中国(云南)自贸试验区德宏片区(下称德宏片区)挂牌成立,包括瑞丽主城区和实施“境内关外”监管的姐告边境贸易区,实施范围29.74平方公里,重点发展跨境电商、跨境产能合作、跨境金融等产业,打造沿边开放先行区、中缅经济走廊的门户枢纽。

  挂牌以来,德宏片区立足“沿边”特点,以制度创新为核心,推进重点领域改革试点,取得初步成效。中缅传统“胞波”情谊,在自贸试验区建设的大背景下,亦焕发出新光彩。

  缅甸产翡翠,大部分销往中国。云南边陲小城瑞丽三面与缅甸接壤,是翡翠进入中国的主要通道和集散地,有着“东方珠宝城”美誉。

  网络直播的兴起让珠宝翡翠直播成为瑞丽产业发展的新业态。数据统计,瑞丽珠宝翡翠直播行业2019年交易额突破百亿元;截至今年5月,在瑞丽的珠宝翡翠行业直播从业人员超过6万人。

  直播产业的发展,促进了瑞丽服务业的繁荣,甚至带动了当地“夜间经济”的发展。

  带来的问题亦不少:从业人员良莠不齐、非标高价商品质量标准缺失、线上销售商品溯源体系尚未建立……

  引导直播行业良性发展迫在眉睫,中国(云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德宏片区(下称德宏片区)2019年8月挂牌成立后,以包容审慎的态度培育壮大直播产业,推动传统产业提质升级,将其发展成为德宏片区的数字经济发展样本,为片区发展助力。

  入夜后,当多数城市褪去白天的繁华,慢慢恢复宁静,边境小城瑞丽,却因为扎根在这的10个珠宝翡翠直播基地,成为了一座“不夜城”。

  晚上9点,姐告玉城直播基地逐渐人声鼎沸,数百个摊位同时“开工”。混杂在400多名主播,以及数不清的玉石商贩中,你很难听清对面的人具体在讲什么。

  “200(元)要不要?再问一次,要不要……”拿着一块毛料,杨双用一口东北话和直播间里的粉丝“嚷嚷”着。

  杨双来自辽宁锦州,2018年和妻子辞去在老家的安稳工作来到瑞丽,做起珠宝翡翠直播。

  开始做直播时,他和妻子不太懂其中门路,实战经验多了,慢慢开了窍。

  杨双直播间有7万多粉丝,每晚上线点,交易额平均万余元,最高的几晚达到八九万元。这样的数据,在整个直播基地算中等。基地办公室负责人尹明丽介绍,基地里最厉害的主播团队,每月交易额能达到5000万元以上。杨双对此只有羡慕的份儿。

  在基地直播,杨双采用的是纯收代购费的模式,即帮助客人把关质量,向玉石商贩砍价,成交后收取成交价10%的代购费。

  每晚交易额万余元,杨双能获得千把块钱。他自己拿30%,其余的给团队客服、运营,剩余一部分交摊位费、房租、水电费。

  每月收入万把块钱,杨双不知足。妻子直播间有粉丝14万元,每晚交易额比他多。“先赶上我媳妇。”杨双给定了小目标。

  杨双和妻子租住在直播基地附近,直播时嗓子常吼,房间里备了不少金嗓子喉片;瑞丽这段时间天热,杨双买了小风扇支在主播台上;加多宝一晚上能喝五六瓶。

  家里1岁多的儿子由母亲照看,杨双每天会发视频,他和妻子想多挣点钱再回去,“到时也算衣锦还乡。”

  对于直播的好处,杨双觉得,以前买卖翡翠,市场价不透明,直播不同,一块翡翠的水头、颜色、种、工艺、品相、完美度以及雕工,可以通过镜头全方位呈现给直播间的客人,价格也是明明白白地标着。而且,直播间有众多资深翠友帮着参谋,所以买家不用担心交学费。

  线人一组的打假小组定时不定时巡逻。”尹明丽说,打假小组成员都是懂翡翠的当地人,只要发现哪个翡翠不值这个价,马上制止。

  繁忙景象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清晨,也带火了基地附近的小吃摊。

  每当夜幕降临,卖炒饵块、烤牛筋、油炸鸡枞的流动小车停满了基地外围的马路。等到主播们休息,涌入小吃摊,小贩们的生意就开始了。

  40岁的瑞丽当地人岛双奇在姐告玉城直播基地门口摆摊卖肉串,一串肉串一块钱,每晚能收入500多元。

  生意太好,他在另一个直播基地又摆了个摊位,家里人专门守着。

  不止小吃摊,越来越多的直播商家、货主、观光直播等外来人员到来,瑞丽服务业进一步发展。2019年,瑞丽市旅游人数达561.9万人次,同比增长10.3%;旅游业收入128.9亿元,同比增长10.6%;住宿业营业额为2.7亿元,同比增长9.3%;餐饮业营业额为8.1亿元,同比增长15.5%。

  直播产业带动了瑞丽珠宝产业的急速发展,伴随的问题也滋生出来。“直播行业对从业人员要求不高,从业人员缺乏专业知识;由于非标高价商品质量标准缺失、线上销售商品溯源体系尚未建立等原因,直播带来的网络投诉时有发生,线上市场监管较难。”德宏片区管委会工作人员说。

  为规范直播行业,德宏片区、瑞丽市委市政府通过搭建规范平台、出台管理办法、健全监管机制、完善共同监管等举措,解决直播交易线上市场监管难等问题。

  目前为止,德宏片区入驻珠宝直播平台11家、直播基地10个基地,登记注册珠宝玉石翡翠经营市场主体11341户,直播基地入驻商家2772户,注册账号3208个,从业人员达6万余人。

  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不方便出行的人们把视线转向直播平台,进一步推动了直播行业的发展。LiVE直播基地负责人杨牧仁介绍,疫情前,其直播平台每天销售约1万件左右,3月份达到了3万件,进入5月份销售规模呈直线”当天,LiVE直播基地销售5.3万余件翡翠商品。

  监管措施到位,翡翠交易量的增加与翡翠交易引起的投诉未成正比。截至2019年底,相关部门共进行网络线次,查处珠宝翡翠假冒伪劣违法案件15起,直播基地的投诉率维持在0.013%,在新兴市场投诉率中处较低位。

  今年6月15日,为进一步规范翡翠直播行业,德宏片区出台《瑞丽市互联网翡翠直播交易管理规范(试行)》,对翡翠直播平台经营者、翡翠直播线下服务商、平台内经营者、主播的行为均进行了规范,并对相关部门的职能进行了具体分工。

  瑞丽如今的珠宝翡翠直播行业已从“野播”发展到相对规范的直播,已从小散弱逐渐迈向中高端,形成基地化、规范化、产业化。“一条符合瑞丽实际的直播发展路径正在形成。”德宏片区管委会相关工作人员说。

  瑞丽不满足于此,“我们将借助自贸试验区的更多优惠政策,发展珠宝翡翠网络直播销售新业态,拓展珠宝玉石设计、加工、销售全产业链,加快珠宝文化产业转型升级,把瑞丽打造成中国珠宝玉石交易中心。”上述工作人员说。

  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地处祖国西南,与缅甸山水相连,村寨相望,是中国距印度洋最近的沿边口岸城市,是中缅经济走廊的中心节点,是中缅油气管道入境的首站。

  长期以来,瑞丽因边而兴、因边而活。2019年,瑞丽市口岸进出口贸易总额占中缅贸易总额的66%左右。

  2019年8月30日,中国(云南)自贸试验区德宏片区(下称德宏片区)挂牌成立,包括瑞丽主城区和实施“境内关外”监管的姐告边境贸易区,实施范围29.74平方公里,重点发展跨境电商、跨境产能合作、跨境金融等产业,打造沿边开放先行区、中缅经济走廊的门户枢纽。

  挂牌以来,德宏片区立足“沿边”特点,以制度创新为核心,推进重点领域改革试点,取得初步成效。中缅传统“胞波”情谊,在自贸试验区建设的大背景下,亦焕发出新光彩。

  缅甸产翡翠,大部分销往中国。云南边陲小城瑞丽三面与缅甸接壤,是翡翠进入中国的主要通道和集散地,有着“东方珠宝城”美誉。

  网络直播的兴起让珠宝翡翠直播成为瑞丽产业发展的新业态。数据统计,瑞丽珠宝翡翠直播行业2019年交易额突破百亿元;截至今年5月,在瑞丽的珠宝翡翠行业直播从业人员超过6万人。

  直播产业的发展,促进了瑞丽服务业的繁荣,甚至带动了当地“夜间经济”的发展。

  带来的问题亦不少:从业人员良莠不齐、非标高价商品质量标准缺失、线上销售商品溯源体系尚未建立……

  引导直播行业良性发展迫在眉睫,中国(云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德宏片区(下称德宏片区)2019年8月挂牌成立后,以包容审慎的态度培育壮大直播产业,推动传统产业提质升级,将其发展成为德宏片区的数字经济发展样本,为片区发展助力。

  入夜后,当多数城市褪去白天的繁华,慢慢恢复宁静,边境小城瑞丽,却因为扎根在这的10个珠宝翡翠直播基地,成为了一座“不夜城”。

  晚上9点,姐告玉城直播基地逐渐人声鼎沸,数百个摊位同时“开工”。混杂在400多名主播,以及数不清的玉石商贩中,你很难听清对面的人具体在讲什么。

  “200(元)要不要?再问一次,要不要……”拿着一块毛料,杨双用一口东北话和直播间里的粉丝“嚷嚷”着。

  杨双来自辽宁锦州,2018年和妻子辞去在老家的安稳工作来到瑞丽,做起珠宝翡翠直播。

  开始做直播时,他和妻子不太懂其中门路,实战经验多了,慢慢开了窍。

  杨双直播间有7万多粉丝,每晚上线点,交易额平均万余元,最高的几晚达到八九万元。这样的数据,在整个直播基地算中等。基地办公室负责人尹明丽介绍,基地里最厉害的主播团队,每月交易额能达到5000万元以上。杨双对此只有羡慕的份儿。

  在基地直播,杨双采用的是纯收代购费的模式,即帮助客人把关质量,向玉石商贩砍价,成交后收取成交价10%的代购费。

  每晚交易额万余元,杨双能获得千把块钱。他自己拿30%,其余的给团队客服、运营,剩余一部分交摊位费、房租、水电费。

  每月收入万把块钱,杨双不知足。妻子直播间有粉丝14万元,每晚交易额比他多。“先赶上我媳妇。”杨双给定了小目标。

  杨双和妻子租住在直播基地附近,直播时嗓子常吼,房间里备了不少金嗓子喉片;瑞丽这段时间天热,杨双买了小风扇支在主播台上;加多宝一晚上能喝五六瓶。

  家里1岁多的儿子由母亲照看,杨双每天会发视频,他和妻子想多挣点钱再回去,“到时也算衣锦还乡。”

  对于直播的好处,杨双觉得,以前买卖翡翠,市场价不透明,直播不同,一块翡翠的水头、颜色、种、工艺、品相、完美度以及雕工,可以通过镜头全方位呈现给直播间的客人,价格也是明明白白地标着。而且,直播间有众多资深翠友帮着参谋,所以买家不用担心交学费。

  线人一组的打假小组定时不定时巡逻。”尹明丽说,打假小组成员都是懂翡翠的当地人,只要发现哪个翡翠不值这个价,马上制止。

  繁忙景象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清晨,也带火了基地附近的小吃摊。

  每当夜幕降临,卖炒饵块、烤牛筋、油炸鸡枞的流动小车停满了基地外围的马路。等到主播们休息,涌入小吃摊,小贩们的生意就开始了。

  40岁的瑞丽当地人岛双奇在姐告玉城直播基地门口摆摊卖肉串,一串肉串一块钱,每晚能收入500多元。

  生意太好,他在另一个直播基地又摆了个摊位,家里人专门守着。

  不止小吃摊,越来越多的直播商家、货主、观光直播等外来人员到来,瑞丽服务业进一步发展。2019年,瑞丽市旅游人数达561.9万人次,同比增长10.3%;旅游业收入128.9亿元,同比增长10.6%;住宿业营业额为2.7亿元,同比增长9.3%;餐饮业营业额为8.1亿元,同比增长15.5%。

  直播产业带动了瑞丽珠宝产业的急速发展,伴随的问题也滋生出来。“直播行业对从业人员要求不高,从业人员缺乏专业知识;由于非标高价商品质量标准缺失、线上销售商品溯源体系尚未建立等原因,直播带来的网络投诉时有发生,线上市场监管较难。”德宏片区管委会工作人员说。

  为规范直播行业,德宏片区、瑞丽市委市政府通过搭建规范平台、出台管理办法、健全监管机制、完善共同监管等举措,解决直播交易线上市场监管难等问题。

  目前为止,德宏片区入驻珠宝直播平台11家、直播基地10个基地,登记注册珠宝玉石翡翠经营市场主体11341户,直播基地入驻商家2772户,注册账号3208个,从业人员达6万余人。

  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不方便出行的人们把视线转向直播平台,进一步推动了直播行业的发展。LiVE直播基地负责人杨牧仁介绍,疫情前,其直播平台每天销售约1万件左右,3月份达到了3万件,进入5月份销售规模呈直线”当天,LiVE直播基地销售5.3万余件翡翠商品。

  监管措施到位,翡翠交易量的增加与翡翠交易引起的投诉未成正比。截至2019年底,相关部门共进行网络线次,查处珠宝翡翠假冒伪劣违法案件15起,直播基地的投诉率维持在0.013%,在新兴市场投诉率中处较低位。

  今年6月15日,为进一步规范翡翠直播行业,德宏片区出台《瑞丽市互联网翡翠直播交易管理规范(试行)》,对翡翠直播平台经营者、翡翠直播线下服务商、平台内经营者、主播的行为均进行了规范,并对相关部门的职能进行了具体分工。

  瑞丽如今的珠宝翡翠直播行业已从“野播”发展到相对规范的直播,已从小散弱逐渐迈向中高端,形成基地化、规范化、产业化。“一条符合瑞丽实际的直播发展路径正在形成。”德宏片区管委会相关工作人员说。

  瑞丽不满足于此,“我们将借助自贸试验区的更多优惠政策,发展珠宝翡翠网络直播销售新业态,拓展珠宝玉石设计、加工、销售全产业链,加快珠宝文化产业转型升级,把瑞丽打造成中国珠宝玉石交易中心。”上述工作人员说。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