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挂件 > 《平安扣》作者李焱发言

《平安扣》作者李焱发言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4月06日

  感谢唐山晚报提供这样一个和《平安扣》的读者当面交流的机会,感谢大家赶来参加活动。我先简要介绍一个小说创作经过和反响。

  《平安扣》的创作冲动可以追溯到06年。当时,为写作《山,三十而立》,我接触采访了不少唐山人,他们感人的故事萦绕在我心怀,33万字的纪实文学完稿后仍有一种意犹未尽之感。可以这么说吧,从《山,三十而立》面世那一天起,我就开始孕育着下一个“孩子”,这就是现在的《平安扣》

  小说最初叫《震漏儿》,这是咱们劫后余生的唐山人自我调侃词汇,意思大家都明白,其中不乏辛酸、苦涩与眼泪。但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书名。我不想把故事写得苦哈哈的,这个词儿无法概括出唐山人身上的倔强、豁达,悲苦中的乐观,困境中的奋争和对幸福生活的追求。考虑再三,最后确定了现在这个书名。可以说一梦八年,终于诞生了这枚“平安扣”。

  平安扣这个小物件,象征意义书前已经说了。因为经历过灾难,唐山人对“不再折腾”格外向往,这种“折腾”包括大自然的折腾和人的折腾。小说中,林兆瑞的书斋名叫“三平堂”,其实这个细节来自我所敬仰的一位长辈,研究地震社会学的学者。他曾当面向我解释说:“三平”意为平安、平静、平常“平安为富,只有平平安安,才会生活越来越富裕;平静为福,不要大喜,也不要大悲,平平静静的生活,才是一辈子的福份;平常为贵,见高官不觉得低,见百姓也不觉得高,平平常常最为珍贵。”

  这几句话我铭刻在心。它代表了中国人的普遍心态,表现出老百姓的一种家国情怀,最终成为我小说中试图表达的主题。

  晚报现在连载过半,相信大家已经熟悉了王家和林家两个家庭、三代人的故事。小说取材于唐山,晚报宣传语也是“唐山人写唐山事”。但尽管书中人物明显带有的唐山人特点,流淌着唐山的文化基因,但他们并不等同于现实生活中的唐山人。小说主要写了工人、官人、商人、文人、闲人五类人,核心还是普通百姓,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他们的酸甜苦辣,他们的追求及幻灭,他们的执着与无奈。像王树生、林兆瑞、刘兰芝、丁媛等等,在他们身上我倾注了大量心血,努力表现出一种普世的情感,写他们精神世界的敞亮,对物欲和情感的态度。如果唐山人甚至中国人,能从小说中看到自己的苦难、辛酸与幸福,照到自己甚至身边熟悉人的影子,那么,我写作目的就达到了。

  小说出版后产生一定的影响。凤凰网、光明网、《河北日报》等近百家媒体相继报道小说面世消息并刊发书评。图书出版界和作家、文学评论家也对《平安扣》给予很好评价。著名作家、唐山作协主席王家惠认为,《平安扣》是目前反映唐山大地震和唐山最好的文学作品,在平凡生活的描写中展示了唐山魂,揭示出唐山的本真风骨。著名书评人欣欣认为,作者将三十年来中国人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尽力写来,更试图呈现转型期人们的精神困惑与探索,是一本讲述真善美的时代大书。

  最让我感动的还是来自读者的声音,新华书店图书签售的激动场面至今历历在目,到现在还时常有人打电话或上门交流读书体会。像年逾七旬的赵朕老师,不仅到报社找我交流阅读感受,还撰写书评给予小说很高评价,认为“与以往大地震题材文学作品不同,《平安扣》没有就灾难写灾难,而是以鲜活的生命力和接地气,寻根脉的活力,较好地将个人命运与家国情怀绾结在一起。它在大地震社会历史背景下展示出的那种关注人的生存与发展的人文关怀精神,超越了地域和时间局限,读来不禁为之击掌喝彩。”

  当然,赵老师的话不乏溢美之词。作为业余文学作者,我深知作品的稚嫩和不足。《平安扣》是我长篇小说创作的一个尝试,一个起点,今后我会更加努力,为家乡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在此恳请读者朋友们多提宝贵意见,你们的关注和意见建议将成为我继续努力写下去的理由和动力。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