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挂件 > 三百年黄圃飘色细路仔今成主角

三百年黄圃飘色细路仔今成主角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3月30日

  魁星踢斗、敬德归唐、哪吒闹海、三英战吕布、八仙过海……这些耳熟能详的典故昨日再次上演。1994年,已有300多年历史的黄圃飘色在中断一段时间再次复出,引起巨大轰动,并从此延续。2007年,黄圃飘色被省政府审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由于黄圃飘色小巧、玲珑、飘逸的特点,小孩子们成为飘色的主角,今年的飘色巡游活动中,最小的参与者不满2岁。

  据黄圃何氏族谱载,明朝洪武年间,安徽人何腾伟被派到广东驻守,后到福建沿海剿贼,于1378年举家定居于广东中山黄圃三社、灵会、古楼三坊交界处的水井头地方,同时引进福建木偶作闲时玩乐。明末清初时期,黄圃坊间兴起庙会活动而杠抬北帝神像巡游,祈求保佑安康太平,风调雨顺。

  后来飘色人物内容由神像而扩展于历史典故人物中去,并逐渐形成钢条纤细,人物造型巧妙的艺术色梗,辅以小童装扮,使色版柔和飘逸而世代相传。

  然而,这种传承的状态到1961年后中断。黄圃飘色传承人、现龄65岁的苏照恩表示,“1994年之前,我就一直向政府反映恢复这门艺术,到1994年,这个愿望终于成线年而复办,巡游时万人空巷、观众如潮,是黄圃开埠以来最热闹的场面。从1994年以来,飘色活动持续开展,直到今天。

  在黄圃飘色上演前,记者前往彩排现场进行了探访。记者了解到,今年的彩排上共有数百名群众参与,其中有60多名儿童。其中玲珑小巧的女童多为“色心”,而年纪稍大些的小童则为“色脚”。“色心”由“色梗”支撑,离地约有3米高;“色脚”分列在“色柜”之上。

  1岁10个月的小女孩林朗晴是本次飘色中最小的演员,在多次训练之后,她已经很老实地站上了“色版”的最顶端。林爸爸与一众家属守护在孩子身边,还不时拍着照片。

  4岁的女孩邓蔼珈已经是第二次参加这项演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高度,她在“色版”顶端时还显得活泼。邓妈妈说,自己小时候看到飘色巡游时已经不能参加演出了,感觉很可惜,现在让孩子圆了她的梦。

  与其他民间艺术一样,黄圃飘色也面临着后继乏人的形势。“我们每次活动中都会吸收一些青年人加入我们,但他们都有自己的喜好,不可能一门心思扑在飘色这门艺术上,只能是有活动的时候才过来,这也为我们的传承带来了一定困难。”苏照恩称,“之前的飘色都是人抬的,不过现在4个年轻人都抬不动一个100多斤的‘色版’了,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在每个色版下都加装了滑轮,这样观赏性也降低了。”

  “现在我65岁了,我们的打钢条的师傅和画版的师傅年纪也都在60岁以上,过了十年八年以后,我们都干不动了怎么办?”苏照恩表示,在艺术创作上,黄圃飘色也面临一些难题。“黄圃飘色面临着失传的风险,这跟其他大多数民间艺术是一样的,我们也很无奈。”

  作为评审成员,梅伟强对非遗项目比较熟悉,“虽然发掘、申报工作很积极,也有成效,但是,也存在一些不足,”他说,“主要是在宣传力度、研究力度方面不够。”

  “一些国家级、省级非遗项目,比如说台山广东音乐,虽然非遗级别高,而且,项目本身也有特色,但是,宣传、展示不足,宣传面比较窄,宣传的持续性也不够,”他说,“政府没有给它们搭建一个平台来宣传、展示,让它们走出去。”梅教授说,怎么样把文化遗产变成文化产业,还需要具体探索。

  为此,梅教授建议,积极挖掘、申报,政府有计划投入保护、推动,以使“非遗”展示自己的独特魅力;另外,对民间传承人要重点保护,使他们培养更多的后来人,以使“非遗”后继有人。

  回母校政治局红墙外学习800斤巨型僧袍刘晓庆回忆入狱金马奖入围名单小学生被问爱国保障房设永久性标识新《旅游法》全国高速大堵车新版《毛主席语录》遗产税采访失实吴尊承认当爸大满贯亚军批雾霾男子1亿买彩票输光俄机场200亿欧元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