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挂件 > 【走进非遗】陈淑婕与绳编的不解之缘

【走进非遗】陈淑婕与绳编的不解之缘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1月30日

  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于人类社会或群体以至民族和国家的文化认同,民族精神的承续,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6月13日是我国第15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近日,东方女报记者采访了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江西古琴艺术传承人海月和南昌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豫章绳编传承人陈淑婕,听她们讲述传承非遗文化的故事。

  五颜六色的线绳加上几根挑针、一把剪刀、一只打火机,差不多是陈淑婕编绳的全部“家当”。

  只见她手指上下左右翻绕压挑,彩色线绳如音符般欢快跳跃,不一会儿功夫,一只顶着萌萌“大眼睛”的“小金鱼”便在指尖“诞生”。

  “在我看来,这些线岁的陈淑婕是豫章绳编第五代传承人,自懂事起就与“绳子”打交道。

  她说,中国绳结艺术可追溯至远古结绳记事的历史,数千年来由实用演变成装饰手艺。豫章绳编发源于南昌地区,以各种颜色的尼龙绳、棉、麻和草绳等为原材料,由一根绳从头至尾穿梭、缠绕而成。因其制作精美、方便携带,一直流传于民间。

  从母亲手中接过这门手艺后,陈淑婕一直研究融入更多自然素材,赋予绳编以新的生命力。2018年,她的豫章绳编制作技艺入选南昌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此刻,陈淑婕正在南昌市妇女儿童活动中心的巧娘部落间,示范中国结的编法,身边围着一圈小姑娘。

  “先将红绳对折一下,分成左右两根绳子,然后左绳压在右绳上,形成了一个线圈……”她抿着嘴,神情专注,额头上沁出一层薄薄的汗。偶尔,略停一下,给孩子们讲解编织要点。

  仿佛回到儿时。小时候逢年过节,陈淑婕家里总有悬挂中国结的习俗。每到这时,母亲就不知从哪“变”出一堆红丝线,开始编起来。

  她最爱坐在母亲身旁,拿着根红绳模仿着母亲的动作,有模有样。有时,母亲会暂停手里的活儿,然后手把手地教她如何走线、编织成结。陈淑婕自小就很聪明,简单点的基础结,学个两三回就会了。

  但在这之前,她有过好几份工作。大学时,陈淑婕就读于中药制剂专业,毕业之后,又先后在制药厂、物业公司待过一段时间,工作内容都与绳编“八竿子打不着”。

  人生的转折点发生在2012年。因缘巧合下,陈淑婕开始在江西非物质文化遗产樟树林展示馆担任讲解员和手工指导老师。由于工作性质,她需要不断研究学习各类手工艺,包括绳编、花艺、剪纸、黏土捏塑等。

  工作虽累,陈淑婕却充满了热情,在绳编方面尤甚。一次,她偶然看到蝴蝶结的样式,很是别致,于是利用休息时间在网上搜索视频及图解资料,边看边琢磨。

  蝴蝶结难度颇大,一时半刻难以学会,她就每天花上好几个小时研究,反复观看。几天后,陈淑婕终于豁然开朗,破解了蝴蝶结的编法。“学习过程也是一种享受。”凭着这股韧劲,她掌握的基础结,也从10来个逐渐上升为30多个。

  在樟树林展示馆工作了5年,陈淑婕先迎来了另一重身份——母亲。女儿的降临,促成她下定决心去追求真正的自己。

  “绳编,更像是我在两种状态之间切换的按键。”陈淑婕透露,平日里,她是个急性子,最受不了磨蹭、拖拉,常因此与家人发生“争吵”。

  这好像很难跟气定神闲教孩子们编绳的陈淑婕划上等号。她解释道:“豫章绳编,每一种都拥有特别美好的寓意。编织的时候,你只有静下心来,源自内心地感觉快乐,这样才能将美好的感情赋予绳结之上,传递给其他人。”

  “‘结’在中国古代就具有特殊意义。它的核心手法在于从头到尾用一根绳线编结,再把盘长结、如意结、纽扣结等不同结饰互相组合在一起,或用具有吉祥图案的饰物搭配组合,这就组成了造型独特、寓意深刻的中国传统吉祥装饰物品。”陈淑婕说,“这种首尾相接、始终不断的‘结’,寄托了人们对于生命连绵不绝的希冀,也暗合了中华民族重团结、团圆的习俗。”

  平日里没事的时候,陈淑婕热衷于给女儿编织香囊、粽子等小玩意儿,博小家伙一笑。

  女儿半岁时,舅舅给她买了一个平安扣,挂绳是根简单的红丝线。陈淑婕重新选用红色络线编成如意结,再以不同颜色的四股辫、蛇结共同组合成一条新的项链。

  在陈淑婕的绳编生涯中,她不断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传承之中有创新,“传统绳结技法有盘长结、几帐结等几十种,但优秀的绳结匠人能够在基础结上有所延伸,通过不同的组合方式,创作出千变万化的作品。”

  走进陈淑婕的家,显眼处 ,麻绳大挂毯、花盆吊篮等各类摆件,增添了不少生活趣味。翻开她的作品,小而唯美的红莲、花蝴蝶以及项链、手把件等各类饰品,让人爱不释手。

  “随着时代变迁,绳结作品不再仅仅局限于花样繁多的‘中国结’。”陈淑婕介绍,多年来,绳编经艺人们的巧手编织出各种日用品和装饰品,除了观赏性还极具实用性。戴在手上的手链、挂在脖子上的项链、放在车上的吉祥物、用来装东西的编织袋、戴在头上的发箍、遮光用的灯罩,甚至缝制在衣服上的盘扣,都能用绳子编成。

  为此,她常常要“揣摩年轻人的心思”,在绳结艺术中增加各种新元素,又与现代生活相结合。“这都是在千万次练习中‘磨’出来的。创作复杂作品时,常常编了拆、拆了编,往往要花费数月时间才能成功。”陈淑婕有一个特殊的小盒子,里头装的都是遇见创作瓶颈的半成品,久而久之,也积攒了不少。

  在她看来,千百年的传统绳结艺术,只有不断创新,吸引当代人尤其是年轻人的喜爱,才有传承下去的活力。

  原本只将绳结作为“个人爱好”的非遗传承人陈淑婕,越发迫切感到“责任感”的沉重。除了接收学员,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走进了她的工作室。

  为了将绳编技艺发扬光大,这些年,陈淑婕致力于参与“非遗文化进校园”“小小传承人”等活动,给同学们讲解学习绳编的一些基本要求,并手把手的教学,“常常累得满头大汗”。同时,她也在南昌市文化馆上课,教大家做生活里比较常用的一些手工小饰品。

  今年,由于疫情的原因,陈淑婕的绳编课全都搬到了线上。对她来说,是一个挑战。

  “录制视频、后期剪辑,全靠我一个人完成。”陈淑婕介绍,她得在带孩子的间隙,根据教学内容提前打好样,制作一到两个成品出来,待到晚上哄女儿睡着后,再去隔壁房间录制教学视频。

  最难的要数剪辑。作为“新手”,陈淑婕完全摸不着头脑,视频录制时间过长、文件太大……都着实让她“头疼”了一番。好在,试过几次后,她也渐渐“上道”了。

  “技艺无止境,追求无穷尽!”如今,陈淑婕依然在绳编技艺的路上继续钻研,一边致力于作品创新,一边做好非遗传承,“绳编艺术是优秀文化遗产,我希望能有更多人爱上这门技艺。”

  阅读原文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