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吊坠 > “糖业大王”黄仲涵之女——摩登公主与她的传

“糖业大王”黄仲涵之女——摩登公主与她的传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10月13日

  即将亮相华艺国际(北京)春拍的瑰宝传奇“黄仲涵项链”,一经面世便广受业内外人士关注,并被称为中国的古董珠宝之冠。5月22日,“百年瑰宝传奇——黄仲涵翡翠项链特展”在北京华艺空间拉开帷幕,并于当天下午三点在展览现场举办了主题为“黄仲涵翡翠项链与中国玉石文化”的鉴赏导览。“黄仲涵项链”特展研究员、艺术品鉴定评估师路钧钰,在现场给线上线下的观众详细介绍了这串传奇翡翠项链的前世今生,并结合中国玉石文化分析了这条项链的内涵与价值。展览持续两天,由北京华艺国际拍卖、云杪文化共同主办。

  这条翡翠项链主体由30颗翡翠圆珠组成,珠径为13.29-13.43mm,为南洋富商黄仲涵前往北京进行商贸活动时,自民国“翡翠大王”铁宝亭处为两位女儿购买的翡翠项链之一,由于赠给了正室所生的嫡长女黄琮兰,且该项链一直被黄家珍藏近百年,三代传承有序,因此被冠以父之名,后世誉为“黄仲涵项链”。

  黄仲涵(1866年-1924年),字泰源,1866年出生于印尼中爪哇省府三宝垄(时为荷兰殖民地)。其祖籍为福建同安,闽南裔华人,父亲黄志信曾参加小刀会,抗清起义失败后逃亡印尼三宝垄,开办“建源栈”商行, 经营中国与印尼间的土产贸易,规模不断壮大,十年后成为三宝垄巨富。

  黄仲涵成年后从佐父经商到继承父业,光绪十九年(1893年),黄仲涵将建源公司改组为建源贸易有限公司,除继续经营米业外,还经营橡胶、咖啡、茶叶、胡椒、植物油等出口贸易。他凭借敏锐独到的商业眼光,投资1000万荷盾,先后创办了5座大型糖厂,拥有蔗园100万亩,不惜重金聘用外国专家和购置最新设备,采用科学的种蔗制糖方法,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印尼糖王”,其建立的商业帝国更一度比肩英国的东印度公司。由于其经济地位和在当地华人中的影响力,荷兰殖民当局于1890年任命黄仲涵为“玛腰”(Majoor,意为专门负责当地华侨事务的首领)。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黄仲涵集团的业务又扩大到银行、保险及航海业。他经营建源贸易有限公司长达34年之久,使该公司成为印尼华侨出入口商和批发商中最大的企业,黄氏家族也自此成为东南亚华侨首屈一指的巨富。民国13年(1924年),建源贸易有限公司总资产约达2亿荷盾,在世界多地都设有分行或办事处,并以新加坡与伦敦为贸易中心,黄仲涵也因此被列为世界第十四位富翁。

  黄仲涵一生共有18个妻妾,42个子女,而其中明媒正娶的唯有正房魏明娘一人,她为黄仲涵生有二女,长女黄琮兰和二女黄蕙兰。黄母把所有的心力都放在养教二女身上,而父亲对她们更是宠溺有加,有求必应,据黄蕙兰回忆录中记载,她三岁生日收到的礼物便是一条80克拉的钻石项链。从小生长在200多亩私家府邸里的黄氏二姐妹,拥有着相当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

  厌倦了豪门深海生活的魏明娘,1918年只身带着两个女儿前往伦敦定居,而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正值青春年少,在欧洲名媛交际圈中翩翩起舞的黄蕙兰,遇见了前往欧洲参加巴黎和会的中国代表团成员——顾维钧。1919年,顾维钧作为中国代表团全权代表之一,前往巴黎参加一战后的巴黎和会。中国代表团拒绝在辱国条约上签字的行为,创造了“弱国也有外交”的奇迹,一时间,民国第一外交大使顾维钧可谓风头正盛。

  顾维钧在巴黎时,一次偶然到黄琮兰家作客,一眼相中了一张放在钢琴上的照片,照片中正是黄琮兰的胞妹,黄蕙兰。在母亲和姐姐的引荐下,黄蕙兰赶到巴黎,见到了外交大使顾维钧。随着了解的深入,黄蕙兰倾心于顾维钧作为外交大使所享受的荣耀与特权;而顾维钧作为外交使臣,有优雅的夫人以及富裕的丈人都能对他给予莫大(博客微博)的帮助,因此二人也迅速在比利时登记了结婚。

  家境优渥的黄蕙兰,凭借着出色的语言能力、得体的着装在国际外交圈如鱼得水,外国使节公臣称她是“远东最美丽的珍珠”。作为经常出入各种国际高端交际场合的外交第一夫人,黄蕙兰对珠宝首饰更是充满了无限的热爱,其中对翡翠的钟情尤甚。她收藏的翡翠珠宝无数,但唯两件尤其偏爱,其一是丈夫顾维钧赠给她的一对四只飘花翡翠手镯;其二便是父亲从铁宝亭处购买的翡翠朝珠项链。

  黄蕙兰的出众的时尚品位,使她无论到哪都能成为当时的时尚焦点,惹得名媛贵妇们争相模仿。一次黄蕙兰随顾维钧出差前往上海,黄蕙兰因皮肤病不能穿袜子,只能在大冬天光腿穿旗袍出门,但由于病发突然并没有告诉旁人原因。未曾想到了第二天,上海的女子们接二连三的在大冷天也把袜子脱掉,只为追捧这一“冷天光腿”的新时髦。不多日黄蕙兰疾病痊愈,又开始穿丝袜,却让这群追随者不知所措了,而这亦可见她在“时尚之都”上海潮流圈中的巨大影响力。二十世纪美国《Vogue》杂志评选1920-1940年间中国的“最佳着装”女性时,黄蕙兰艳压群芳,摘得桂冠,引领了一时风潮。

  而蕙兰的姐姐琮兰,与妹妹的外向活跃相比,则更为含蓄内敛。1905年与来自雅加达的富商简崇涵结为夫妻后,二人在伦敦过着舒适安逸的日子。与黄蕙兰外向张扬的性格不同,黄琮兰的温婉则更契合翡翠柔润的品质,虽然不如自己妹妹般时常抛头露脸,但琮兰的翡翠项链亦是不离其身。

  黄琮兰与丈夫简崇涵育有一儿一女,女儿简莲安嫁给了上海“火柴大王”刘鸿生的三子,刘念礼;1925年,儿子罗伯特·简在北京迎娶中华民国驻巴西公使夏诒庭之女佛姬儿·夏(Fougère Hsia)为妻。黄琮兰便将这串她最珍爱的翡翠项链作为订婚贺礼赠予了儿媳佛姬儿,自此这串项链便常伴其身。佛姬儿夫妇辗转北京、上海、巴西多地,最后定居在美国康州,而这串项链也一直不离左右,被其一直珍藏佩戴。

  历史的洪流滚滚向前,黄琮兰与简崇涵的婚姻虽然没有走到最后,但她与严恩槱在1929年举办的婚礼在当时亦是十分轰动,甚至胡适都特意从北京前往上海捧场。严恩槱与顾维钧同龄,其姨父为晚清军机大臣瞿鸿禨,而他自己亦是民国职业外交家。造化弄人,出身富裕无忧的黄家二姊妹,最终都还是以外交家夫人的身份过完了这动荡颠沛的一生。

  特展研究员路钧钰在导赏最后总结道,这样一条翡翠项链,历经三代有序传承,我们不仅能看到“糖业大王”黄仲涵继承父业、励精图治成就一代商业传奇的辛勤,亦能体会名媛黄氏姐妹在民国动荡乱世中保持自己沉静与优雅。古董珠宝的魅力不仅在于珠宝的材质与工艺本身,更在于凝结其中的历史与传奇,见证的朝代更迭与民族兴亡。翡翠之美,美于质地工艺,更美于历史传承与文化内涵,这条瑰宝朝珠项链,配上琮兰的风雨传奇人生,共同为我们展开了一场别样的丰富人生画卷。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