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吊坠 > 最大的翡翠骗局:伪富豪诈骗10亿翡翠牵涉数千个

最大的翡翠骗局:伪富豪诈骗10亿翡翠牵涉数千个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8月10日

  据了解,在这起事件中,多达数百人受骗,涉案金额超过10亿元。受害人遍及云南、四川、广东以及邻国缅甸等地,多个千万富商瞬间倾家荡产。导演这场骗局的是名33岁的男子,名叫钟雄。

  钟雄善于“包装”自己,他把自己包装成富二代,利用玉商界的行规漏洞与人性的弱点,完成了这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翡翠投资骗局。10个亿,摧毁的不仅是数百个家庭,还有玉商界传统的诚信体系。

  每年大量的翡翠毛料从邻国缅甸运过来,经工匠们精心打造,各种价值不菲的翡翠成品开始源源不断流入市场。

  “吃饭的高档酒楼和会所都是我自己的。”钟雄告诉杨元,自己做珠宝生意和投资多年,积累了不少高端客户,可以帮其代销珠宝。

  3月11日,杨元突然接到钟雄电话,其称北京和上海的几名客户需要一些高端翡翠,让他立即带些来昆明。

  杨元很看重与钟雄的首次合作,除挑选了自家店一些上等翡翠外,还特地从同行友人处借调了些好货色。

  只要谁家有客户资源,需要翡翠时可以在熟人间相互调货,便于给客户更多的选择。

  钟雄从杨元带来的50件翡翠里选中了13件,一番讨价还价,双方以540万元成交。

  接下来,钟雄不断推迟付款时间,直到4月26日电话打不通,杨元才发现上当受骗。

  肖清手里的6张欠条显示,从3月12日至4月26日之间,钟雄同样以北京、上海客户需要翡翠为由,先后6次从肖手里拿走65件高档翡翠件,总价值达2732万元。

  钟雄把交易地点分别选在了“禾和典藏行”和位于昆明五华区顺城购物中心的7楼办公室。

  “他(钟雄)每次都让我带些高等级的翡翠来。”肖清说,付款时间也是不断往后推迟。

  在肖清看来,珠宝行业最讲究的就是信誉,因为是好友杨元介绍认识的,直到案发前,她都未对钟雄产生过疑虑。

  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到达,眼前情景让二人傻了眼,“禾和典藏行”门前,已聚集了数十人,大家都是来找钟雄要钱的!

  面对越来越多的人,“禾和典藏行”负责人李卓恒解释,钟雄以前是该典藏行的股东,不过早在去年就已经退出了。

  4月26日20时,受骗的珠宝商集体相约前往昆明五华区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报案。

  钟雄卷走翡翠“跑路”的消息,迅速通过电话和微信在云南珠宝商中传递,并且持续发酵。

  有人开始在百度帖吧、各种翡翠论坛上发布这一消息,同时附上有关钟雄的照片。

  甚至有珠宝商通过网络发布消息,愿自掏腰包悬赏10万元发动广大网友提供钟雄线索,一旦抓获立即兑现。

  “在玉商界混,靠的是信誉。”杨元说,钟雄“跑路”后,几乎让他在内的所有受骗珠宝商在行业的信誉严重受损。

  杨元不敢回家,因为他提供给钟雄的翡翠,除少部分是自己的,大多是从其他珠宝商处借调的。

  在肖交给钟雄价值2732万元的翡翠中,有大部分是从珠宝商田丽处借调的,而田丽的翡翠有一部分又来自瑞丽和缅甸的珠宝商。

  案发后,寓居昆明市五华区一快捷酒店的田丽,几乎每天一早翻身起床便四处打探有关翡翠案的进展。

  连日来,此起案件的追踪媒体调查人员所走访的20多名被骗珠宝商均表示,他们几乎都遭遇了类似情况。

  珠宝商腾梅至今不敢将自己受骗的事告诉家人,她将价值700万元的翡翠交给了肖清,这些翡翠中又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其他珠宝商。

  “如今,翡翠、钱都收不回来,如何给其他货主交代?!”巨大的债务压得腾梅喘不过气来。

  为了还钱,她把唯一的住房都抵押了出去,目前无家可归,只能暂时寄居在朋友家里。

  3月初,杨星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钟雄,杨星手里没多少资金,她从其他珠宝商手里借调了44件翡翠给了钟雄,总价值1955万元,钟仅给了60万元货款。

  杨星母亲韩志敏证实,女儿(杨星)身负巨大精神压力,晚上经常做噩梦,好几次从睡梦中惊醒吓得大哭,短短两个月时间,体重下降了5公斤。

  3月10日那天,杨星找到她软磨硬缠要调一些高档翡翠,说是给一个大客户,信誓旦旦保证,3月20日就可付钱。

  因为是多年的朋友,曾美对杨星很信任,除了自己的一些翡翠外,还从朋友处调了一些货一并给了杨,一共价值1381万元。

  出事后,曾关掉了翡翠铺子,把房子抵押给了货主,车子也卖了,还身背巨额外债。

  最近几年来,珠宝市场不景气,很多珠宝商出现资金短缺,银行贷款周期长,经营难以为继。

  为解决眼前的这一尴尬,一些珠宝商开始以每月2分、甚至5分的利息民间借贷。

  珠宝商郝红瞅准了这一商机,他除经营珠宝外,还经常筹集一些款项借给那些急需资金的珠宝商,以解决他们临时资金的短缺困窘。

  次年4月,钟雄再次找到郝红,称手里有大批珠宝商急需资金周转,他可以帮忙寻找这些客户,并负责搜集提供相关资料信息。

  为慎重起见,双方还签订了协议,规定月息5分,钟雄以私人名义借款,同时以翡翠作为抵押担保物。

  钟雄抵押给郝的所谓高端翡翠,声称价值7000万元,送往珠宝中心鉴定,全是来自旅游市场的一般翡翠挂件,评估价值不到20万元!

  郝红告诉记者,1.35亿元借款中只有1900万元是自己的,其余全部来自朋友。

  马翠经朋友介绍认识钟雄已有5年时间,钟雄告诉她,自己做珠宝生意,可以帮忙代销一些翡翠。

  起初,钟雄借款额度不多,十万、二十万的,比如每月1日借的,月底将本金利息一并还上。

  后来,借款金额越来越大,一次性五百万、一千万的借,截止当年11月底,马翠先后5次借给钟雄4000万元。

  这当中,有3000万元是她这些年来做珠宝生意的积蓄,另外1000万元是从朋友处借来的。

  有一次,她在钟雄办公室跪下了,请求把钱还给她,钟也不给,后来干脆不接她电话。

  想到80多岁的父母和在外求学的女儿,马翠不敢告诉家人,整夜整夜睡不着觉,还被医院诊断为“重度抑郁症”。

  “死了算了!”一天,她准备用跳楼这种方式结束生命,结果被朋友们发现后阻止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在朋友们的劝慰下,马翠情绪稍微有所好转,但每天需吃3种安眠药,才能勉强保证4小时的睡眠。

  6月初开始,马家再次变得鸡犬不宁,所欠的5家货主开始上门要钱了,有些还带上了收债公司的人员。

  一早,这些货主就把马翠“押”到附近公园或者马路边,饿了也不给饭吃,有一天,马翠挎包里仅有的600元钱也被要求拿出来。

  “这些债主不打你,也不骂你,反正把你滞留在原地,什么事都让你做不了,简直生不如死。”马翠哭诉,现在,房子和车都被抵押给人家了,吃饭都成了问题,生活费全靠朋友接济。

  受害人宿朋提供给昆明市五华区公安分局的一份资料中显示,据统计,因翡翠和民间借贷的连环受害人有数百人之多,遍及云南、广东、四川、缅甸等地。

  他们当中有人少则被骗数百万元,多则上亿元,多数单笔受骗金额都是两三千万。

  这些钱百分之九十都是向朋友、亲戚借来的,如今,他们都陷入了巨大的债务危机。

  宿朋说,债主、货主们纷纷找上门来扣车扣房,已出现把受害人举家赶出的现象,甚至出现了多起登门暴力讨要的事件。

  孩子、家人都受到了债主的威胁,受害人的人身财产面临巨大危险,不仅要承受被骗得倾家荡产的悲痛,还要承受不断被追债的心理压力。

  “事后发现,这完全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珠宝商杨元回忆,钟雄所称的某高档酒楼、会所和典当行是他自己经营的,都是假象。

  事发后,杨元和众多受害人分别前往调查核实,钟雄仅是曾经入过小股而已,但早已退出了。

  杨元等人说,钟雄很善于包装自己,每次跟这些刚结识的珠宝商见面,开的都是“玛莎拉蒂”、“宾利”、“奔驰”等豪车。

  云南信息报编辑出品的一本《钟表珠宝鉴赏月》生活杂志上,钟雄还曾以一名收藏家的身份出现。

  这篇占用两个版的专题介绍中这样描述钟雄:他搜集的各类名表有97块,每块表价值从数万至数百万元不等。在他的家里,还为这些腕表配置了专属房间。每个周末,他都要花上几个小时打理这些宝贝。腕表,是他快乐的源泉。

  除此外,钟雄还经常在其朋友圈里晒他与各类世界名车的合影,其中甚至有他在第十六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与多名影星的合照。

  一份云南省车辆查询资料显示,钟雄名下有六辆豪车,其中有四辆梅赛德斯奔驰,一辆法拉利和一辆宾利欧陆。

  珠宝商们说,他经常在公开场合讲,其父70年代就开始经营珠宝,在云南瑞丽、缅甸等地拥有多套高档别墅,还有一块价值20亿元的翡翠原料。

  事实上并非如此,跟他有过多年交情的一名珠宝商称,他父亲仅是一名普通的老人而已,从未经营过珠宝,也没有别墅。

  受害人之一段梅就清楚地记得,有年大年三十,钟雄主动邀请她和朋友们前往昆明西山区其住家附近看烟花。

  在璀璨的烟火中,钟雄告诉大家,每年春节他都要放几十万元的烟花,以此辞旧迎新,欢庆丰收。

  由于钟雄的苦心经营,他的阔绰与实力深入人心,这也是导致很多人后来轻易上当的原因之一。

  “钟雄珠宝诈骗案”专案组负责人彭帆告诉记者,这是一起由民间资本借贷引发的珠宝诈骗案。

  4月26日,有数十名受害人前来派出所举报,昆明市五华区公安分局为此成立了专案组。

  5月3日16时许,昆明北市区一出租房内,藏匿于此的钟雄被专案组民警抓获。

  据警方调查,为骗取信任,钟雄把自己包装成一名有钱的富商,从2012年起,他开始民间高息借贷。

  起初是几十万、上百万元借,如约按时支付利息,一来二往,让借款者放松警惕。

  警方初步查明,这些钱除支付债主利息外,便是购豪车、出国旅游、进高档会所消费,过着极为奢侈的生活。

  专案组民警分析,受惑于钟雄营造的富商光环,加上珠宝市场整体不景气,很多商户积压大量翡翠待销,一看见大单子,顿时丧失了警惕,这也是让众多珠宝商轻易受骗的一个原因。

  警方称,嫌疑人钟雄将其以较低价格抵押给了典当行和小额贷款公司,目前正全力追缴。

  办案民警彭帆介绍,在云南玉商界,这种熟人诈骗屡见不鲜,最近几年,每年都会发生数起类似案件,被骗金额几十至数百万元不等,但像这种巨额资金,可谓建国以来最大的。

  一场精心布局的翡翠投资骗局,让众多珠宝商几乎一夜间倾家荡产,同时搅乱多年来靠信誉交易的行规。

  “这些年,我们完全是靠信誉在做生意。”珠宝商曾美称,多年来,在云南珠宝行业里,已形成了同行间共享资源这一惯例,即熟人间相互借货已成常态。

  钟雄诈骗案发,这一消息在云南珠宝商之间持续发酵,相互间已开始不信任,珠宝行业靠信誉交易的基石遭摧毁,对于本来就不景气的珠宝产业市场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7月14日,记者在该地翡翠大厦楼内看到,偌大的市场内显得冷冷清清,只偶尔有几名顾客前来咨询。

  在大厦一、二楼,共有120家翡翠经营户,门上张贴有“铺面转让”和关门的经营户有16家,占总经营户的13%,其中包括5名在钟雄诈骗案中因调货被追债的受害者。

  7月15日下午4点,尽管距离瑞丽珠宝市场关门时间还有两小时,但市场内已门可罗雀,许多经营户孤零零地守候在铺子前,百无聊赖,埋头玩手机。

  珠宝商田丽被骗的20多件翡翠除来自该市场内的5家珠宝商外,还有缅甸的客户。

  但钟雄翡翠诈骗的消息通过微信已在这些经营户之间疯传,许多外国人也知晓了此事。

  事发当晚,万福珠宝行王福忠从微信上获知消息后,连夜驱车赶到德宏,把已经借调给别人的翡翠要了回来。

  “宁愿不赚钱,我也不愿承担被骗的风险。”他称,珠宝市场要消除这种不信任,至少要3年时间。

  瑞丽市宝玉石协会常务副会长柯文聪证实,如今在瑞丽珠宝商之间像以前那种互相调货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7月15日晚,宿朋等十多名受害人联名向公安部等相关部门写信,他们怀疑,嫌疑人钟雄背后还有幕后推手。

  “他(指钟雄)一个人不可能完成这一骗局。”宿朋称,骗来的巨额资金除少部分被钟雄消费挥霍掉外,其他的到底流向了哪里?至今不得而知。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