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吊坠 > 有一种幸运叫捡漏:赵忠祥80元买到明代玉坠(图

有一种幸运叫捡漏:赵忠祥80元买到明代玉坠(图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7月18日

  新西兰时间9月23日晚7时,大选投票结束。经过紧张的计票,Bill English领导的国家党以46%的得票率胜出,但未拿到61个国会席位,必须联合小党执政。

  2017年5月25日,新西兰2017年度财政预算案正式揭开面纱。政府大范围派糖,不仅推出20亿大礼包补贴中低收入人群,还承诺未来几年将在奥克兰建造3.4万栋保障性住房。

  捡漏,说俗一点就是捡便宜。一件藏品别人没有发现其价值,而你发现了,并且以很低的价钱买下来,收入自己囊中,这就是捡漏。捡漏是收藏者最激动兴奋之事。【赵忠祥80元买玉坠 转手卖出高价】赵忠

  捡漏,说俗一点就是捡便宜。一件藏品别人没有发现其价值,而你发现了,并且以很低的价钱买下来,收入自己囊中,这就是捡漏。捡漏是收藏者最激动兴奋之事。

  赵忠祥曾经在一档收藏类电视节目中分享了自己的“捡漏”经历。他曾在地摊上花80元买了一个玉坠,后来行家鉴定说这是明代的玉坠。赵忠祥越看越喜欢,没事就把玉坠带在身上,玩了有两三年,后来有个人看上了,最终花高价买走了。赵忠祥笑言这是自己一辈子最大的一次捡漏儿经历。

  【捡漏鸡缸杯:从1000港元到528万港元】这也许要算是收藏界最著名的捡漏故事了。1949年著名古董商仇焱之以1000港元购得明代成化斗彩鸡缸杯,1980年,这件鸡缸杯上拍,拍出528万港元,30年间价格上涨5280倍。

  还是这位收藏家仇焱之,抗战期间,他在北平收了一只宣德雪花蓝大碗,这只大碗原为晚清一位盐运使所有。当时盐运使家财万贯,买了不少古董,后来家境破落,孙子成了大烟鬼,这件古董让子孙盛了二十多年的黄酱,最后终以5元换了5只烟泡。天津古玩铺50元买下这只碗,北平陶庐斋又以500元得到了它,最后转到仇焱之时已卖到800元。到1980年,香港苏富比的仇焱之瓷器专场中,这个宣德雪花蓝大碗拍到了370万港元。

  据传在清乾隆年间,苏州文人程伟元是《红楼梦》的超级粉丝,他在读完前八十回之后,花费数年时间在京城搜罗《红楼梦》的遗篇。有一天早晨,他正在北京的“鬼市”闲逛,突然在一处摊位看到一沓旧纸,上手一翻发现竟然是《红楼梦》失传后四十回中的10回,虽然书稿已残,但笔墨依稀可辨。就这样,程伟元用几个铜子儿买下这些“旧纸”,又邀友人高鹗共同承担编务,对后四十回整理补全。此次捡漏,不仅对《红楼梦》的粉丝程伟元来说实属难得,对于中国文学史的价值更是无法用金钱来估量。

  曾著有《中华二千年史》和《古董琐记》的文史大家邓之诚,1936年在南方闲游,偶见清代文学家、《浮生六记》作者沈三白罕见画作一幅,仅花费2块大洋便将此画收入囊中,邓之诚得到此画之后甚为珍爱。(图为文史学家邓之诚)

  国内收藏大腕儿马未都也曾经捡过漏,有一次他在访谈节目中透露,曾经在小拍上看到一件青花瓶,当时注释为清代,不过在他认真看过之后确认年代为明永乐年间。最终,他嘱托爱人,以28000元将瓷瓶拍下。而据马未都表示,此瓷瓶为国外回流,虽然瓶口有修,但是价值千万。除此之外,他曾在北京工艺美术商店以千元价格购得宋代钧瓷挂屏,如今价值百万。

  看了那么多知名人士的捡漏,我们再来看看普通人的捡漏经历。从事废品收购的吴某在整理一叠上世纪50年代的报纸时,发现有报纸中间夹着一叠花花绿绿的钞票,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在这中间居然有3元一张的钞票。心存疑虑的吴某决定搞清楚这钱到底是真是假,他带着这钱找钱币收藏行家鉴定。很快,得知事情真相的吴某笑逐颜开:原来自己拣到宝了!这些钱是第二套人民币中的3元真币。由于停止流通时间已经很长,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第二套人民币发行过3元面值的纸币,而见过其真容的人就更少了。由于3元纸币的存世量小,目前在收藏界的价格不菲。3元人民币目前价格能达到千元以上。

  讲了那么多捡漏的故事,许多人已经跃跃欲试了吧。别人能捡漏,我也能捡!好了,现在,宝图君给大家泼泼冷水吧。捡漏的故事之所以能够吸引人,是因为它给每一个平民都灌输了一个具有无限可能的发财机会。就好比当年琼瑶阿姨的小说给每一位少男少女们描绘的浪漫爱情梦想一样,谁听了看了不心动?其实,不少人都抱着捡漏的心态搞收藏,希望花百十元就能捡到价值数十万上百万的真品,奢望一夜暴富,这样做的结果往往是亏的更多。现实情况是,花几十万买一屋子赝品的大有人在,而捡漏的却不多见。古董经纪人翟建民表示,“像以前价值很高的东西被当做普通东西卖掉的情况早就不存在了,特别是在中国。中国现在仿旧的东西几乎泛滥了,千万不要抱捡漏的心态进入市场。”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