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吊坠 > 互联网 病了

互联网 病了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1月04日

  21岁的魏则西,用一颗年轻心脏的跳动终结,给亿万网民上了一堂无价的课,也将高踞神坛的互联网,撕开了一个血口,曝出深层溃烂的肌理。

  这些肌理散发出来的腐臭,多年来藏身在互联网思维、颠覆式创新、免费、创业新贵、草根网红、海淘、O2O等等光鲜亮眼的概念之下,渗入每位网民“呼吸”的互联网空气,只是人们浑然不觉。

  互联网的从业者们,对行业之瘤,无不深有所感,但鲜有“深喉”反水。或见怪不怪,或不愿多事,或囿于自身利益无法明言;更有甚者,主动拥抱痈疽,视用户为刍狗,极尽玩弄之能事。行业之病一直多在行业内口耳相传。

  2016年5月2日,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的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5月9日傍晚,调查组向社会公布了调查结果和整改要求。其中要求:

  2,对未获得主管部门批准资质的医疗机构坚决不予提供商业推广,同时对内容违规的医疗类推广信息(含药品、医疗器械等)及时进行下线处理。并落实军队有关规定,即日起百度停止包括各类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医院在内的所有以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名义进行的商业推广。

  3.网新办和工商总局将加快出台各自相关法规,对搜索和互联网广告进行规定和管理。

  仅2013年,网信办就关闭了“人民内参网”等31家冒用合法新闻机构名义非法“采访”,编发负面虚假信息敲诈勒索的网站、225家传播淫秽色情和低俗信息的网站,集中清理涉及公民个人隐私权和名誉权的三类信息,并部署了打击网络谣言专项行动。

  从去年开始,互联网治理问题日益提上议事日程。4月19日,习总书记在网信工作座谈会上讲话中提到,企业做得越大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就越大,公众对企业的这方面的要求也就越高,办网站的不能够一味地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的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希望广大互联网企业坚持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统一,在自身发展的同时饮水思源,回报社会,造福人民。

  在细叙互联网乱象之前,我们不能否认,互联网给中国经济带来的赋能与扬眉吐气。

  中国互联网创业第一代老兵林军,将1995年视作中国互联网的“商业元年”。

  那年24岁的丁磊从宁波电信局辞职跑去了广州,两年后创办网易;英语教师马云通过亲戚朋友凑了10万元,注册了一家“中国黄页”公司;马化腾开通了国内最早的四线条电话线)BBS站台,成为深圳当地小有名气的明星站长。

  如果从那年算起,中国互联网已经走过了 21个年头。中国也从无到有,成为名副其实的网络大国,从以下几组数字,可窥一斑:

  在2015年全球互联网公司市值10强榜上,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和京东均跻身其中,分列第三、第五、第六和第十名。作为全球最大的网络零售商,阿里2015年销售额是同年全美电子商务市场规模的10倍!腾讯虽然在社交网络领域屈居Facebook之下,但在中国是无可争议的巨无霸,arpu值(每用户平均收入)让Google都自叹不如。百度在BAT中市值最低,但在中国搜索引擎界一股独大,移动搜索领域亦占到75%以上份额。

  从影响力来看,从2008年开始,中国的网民数便跃居全球第一,如今更是突破了7亿大关,超过整个欧盟的人口数量。

  在对中国经济的贡献上,“十二五”期间,互联网经济在中国的GDP中占比持续攀升,2014年达7%,占比超过美国。互联网企业市值总和也超过了中国股市的1/4。

  2014年2月27日,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习亲自担任小组组长。当时提出,建设网络强国的战略部署,要与“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同步推进。

  在2015年10月召开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上, “网络强国”战略纳入了“十三五”规划。

  然而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也带来了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做互联网的生意,无论是做门户、IM、SNS、电商、O2O、视频直播……说到底,其本质都是流量的获取与变现;都想用最小的成本,获取最多的流量,实现最大的变现。所以互联网的 “地下产业链”,也是紧扣这两端发力。

  笔者曾在一份互联网黑市数据分析报告中,看到这些地下产业链被细分为22种。在跟流量获取分发相关的产业链里,包括跟“搜索引擎流量”“腾讯生态流量”“微信生态流量”“广告联盟以及流量再分发”“网络内容与信息推广营销”“安卓应用”“微博等社交应用流量”“病毒木马与盗版软件”“移动流量”等相关的10大类地下产业。在流量变现盈利相关的产业链里,包括跟“淘宝天猫”“独立网站电商”“微店类型电商与独立移动端电商”“游戏”“博彩”“网络色情”“网络培训与传销”等相关的9大类地下产业。

  在获取流量的“搜索引擎”中,由于百度在中国搜索引擎上的垄断地位,由于百度推广常年唯利是图,逐渐成为任何一支想利用互联网搞诈骗的团伙不能绕过的力量。

  “莆田系+百度推广”,已经揭露得足够触目惊心,不再赘述。那些借力百度推广获取流量的骗子网站,笔者至少发现了如下门类:寻医问药、微整容、减肥、电商、团购、品牌公司官网(如假阿迪达斯官方旗舰店)、投资理财、招商批发、旅游点门票、演唱会门票、机票、火车票、买手机、充话费、教材教辅、快递、维修、售后……

  仅据百度官方提供的数据,他们在此次网信办调查期间,在联合调查组的监督下,对2518家医疗机构、1.26亿条推广信息实现了下线日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之前,这些规模如此庞大的机构和推广信息,在左右着网民的选择……

  “在百度上被骗的人太多太多了,可以说是触目惊心。”田军伟告诉《新民周刊》笔者,“百度搜索华为商城,排在推广信息前列的却是骗子克隆的假官网,去年光警方查实的被骗金额就高达2000多万。”

  田军伟是国内罕见的拿起法律武器,跟百度“死磕”到底的个人消费者。“2012年8月6日23点55分,我打算给自己的手机充话费,就使用百度搜索‘充话费’,排在首位是站,摘要介绍为‘10086网上营业厅!自助交费!安全、方便、快捷’。当时以为是移动官网,我就充了100元,没想到付款后充值未到账,打网站留的400电话也无人接听。”田军伟回忆说。

  2012年8月7日,他建立了第一个维权QQ群,号召同样被骗的人进群共同维权。不到两个月,这个200人的群就满员了。随后他又建立了第二个群,不到十几天又来了100多位受害者。这些人被骗的金额最少都是100元,也有200元、300元、600元不等,都是因为点击了排在百度搜索结果前方的关键词广告,进入钓鱼网站而被骗。

  被骗后,人们第一想到的肯定是挽回损失。“我们致电百度推广客服4008008888,要求百度赔偿损失。首先百度推广客服电话非常难打,打通后百度方再告知一个负责投诉的电话,然后再打给这个电话,但他们也仅仅是予以记录,说事后跟我们联系,但最后仍然不了了之。”田伟军说。

  2015年4月下旬,不少网友用百度搜索梁静茹、周杰伦演唱会门票,在搜索结果上方,会出现这么一条推广信息:“2015梁静茹演唱会主办方指定售票”。“主办方指定”+百度加V认证,让他们丧失了警惕心。仅田军伟接触到的受骗人就有25名,被骗最少的是380元,最多的有3591元,总额超过3.9万元。

  笔者在调查中发现,“假机票+百度推广”因为来钱快,早已成为诈骗团伙的心头好。比如有家名为“民航机票网”的钓鱼网站,便在网上臭名昭著,手法跟“航空机票网”一样,都是百度搜索关键词“机票查询”或“机票”出现在第一个,客服都以订单支付失败、身份证信息不正确等为借口,让消费者多次打款。

  可能很多人以为,受骗上当的都是比较轻信的 “屌丝群体”。但邯郸一家印务广告公司经理刘文庆(化名),已经很小心,也没躲过厄运。

  “2013年11月20日,我上网查找塑料原料的供货信息,在百度搜索,吉林石化0215A’,搜索结果列表排在第一位的是‘缇雄贸易’网站,列表末尾带有推广字样,同时出现在页面右上方的是百度公司,放心搜索,全额保障’的担保承诺:如您在百度搜索推广结果中遭遇假冒、欺诈蒙受经济损失,可获得全额保障。于是完全放心地与该公司网站在线客服QQ进行沟通,并签订购销合同。”

  刘文庆心细,发现百度的担保承诺,点开后是有条件的,即想获得保障,还必须是在登陆百度账号的情况下。于是在付款前,他还特意登录了自己的百度账号,输入同样的关键词,再点击该网站,以适应“全额保障”的条件,然后才支付了逾12万元的货款。没想到第二天,刘文庆发现该公司的所有联系方式再也联系不上,方知被骗。

  2013年11月29日,他按照“申请保障”的步骤提示,向百度提出保障申请,结果遭到了拒绝。百度给出的说法是:“你购买商品非因生活消费需要,暂不属于保障范围。”他还专程到苏州寻找所谓的“缇雄贸易公司”,发现该公司并不存在……

  在连阔如老先生的《江湖丛谈》中,就用大量篇幅揭露了清末至20世纪30年代江湖上的种种骗术,不少套路至今仍流传。

  无论什么骗子,都需要推广平台。旧中国,做宣传已经懂得上墙,文案讲究的都是狠扎用户痛点。比如花柳座子满街满厕所糊广告,“三天保好,无效退洋”八个大字,就能让那些备受煎熬的人乖乖掏银子。

  改革开放以后,骗子们瞄上了电线杆,一时间治疗性病、皮肤病的广告顺杆爬。1992年电视购物进入中国后,“黑五类”广告(药品、医疗器械、丰胸、减肥、增高产品等五类商品)更是如鱼得水。直到2006年8月1日,国家广电总局、国家工商总局颁布了“黑五类”不得在电视购物节目上播放的法规条令。

  没想到骗子们丢了一个银碗,却发现了一个金锅——百度竞价排名。如果说电视购物的本质,乃是尚是利用消费者对电视频道的信任,对特殊的目标人群产生销售的行为。那么黑五类广告瞄上百度推广,就是利用了消费者对百度搜索的信任。更何况作为新生事物,网络广告还没有什么监管,法外之地任驰骋。

  一家专注做互联网黑市调查的T公司认为,2006年到2007年度,“黑五类”的广告商成功完成了从电视购物到百度竞价排名的战略大转移。到了2013年,百度最赚钱的关键词广告,全部都被黑五类大玩家所统治,此外还有一些新兴行业加入,如职业教育、美容手术、留学中介等。

  百度推广是骗子的乐土,但骗子的推广路径,决不仅仅只有百度。对很多急需流量变现的平台而言,大多不排斥骗子递来的“橄榄枝”。就在证监会清理场外配资之后,诸多APP依然为场外配资业务提供推广业务。

  “前段时间,在百度上搜我们公司,前面排着八个推广广告!我们公司自己的官网在第一屏都没法露出!”一家公司愤然道。

  至于搜A公司,给出B竞争对手的推广更是常见。笔者有次搜“我买网”,发现排在前面的推广链接纷纷标着“我买网”的字样,但点开都是其他生鲜电商。

  早在上世纪90年代,笔者便听百货大楼的朋友私下说:“不少品牌专柜都是私人代理,真假货掺着卖,才能出利润。你要买什么告诉我,我出面他们不敢给假货。”

  某宝兴起后,线下早已成产业链的造假一条龙,顺理成章地迁移到了线年初,央视曝光了电商平台售卖假劣货的深入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抽查的9个电商平台中7个在卖假冒或质量不合格商品,问题率约为77.8%。销售非正品的网站涉及京东、淘宝、天猫、1号店、中关村000931股吧)电子商城。淘宝网分布样本数量最多,正品率最低,51件样品中有32件非正品,正品率仅为37.25%。

  而在不少假货的背后,闪现的并不仅是某一个平台或某一个人的个体行为,而是网络传销组织。其手法变化多样,深度融入互联网产品设计,早已脱离了我们熟悉的常规模式。比如曾经火爆一时的“淘宝客”,比如后来掀翻无数朋友圈小船的微商代理分销。这些产品最上端的老板,卖的其实都不是货,而是他们虚构出来的一套套“发财秘笈”。

  小L,初中文化水平,依靠父辈的关系,在一家国企做后勤,突然有一日做起了珠宝微商,频繁参加各种聚会交朋友,天天在微信上晒成交、晒发货、晒对话、晒买家秀、晒缺货、晒代理授权书、晒小资生活+满世界旅游。图片唯美,文案走心,翡翠水头好,价格一两千元也是人人能买得起,品种繁多让人眼花缭乱。

  当时笔者就怀疑小L背后定有高人,后来果然得知,都是传销组织制定好了推广方案,老板负责设计暴利产品+金字塔网络+培训。无数小L被发展之后,只需要在公司规定的黄金时间,发送到自己的朋友圈就可以了。当然他们最重要的工作不是拉客户,而是拉下线,把货一级一级压下去,做死了一个品牌再重启炉灶。模式都是先给你炫公司多有实力,他有多赚钱,话术也都是传销组织制定好的。

  业内有一个说法,一看什么时候各大互联网公司秀下线的色情擦边球突然增多,就知道这家公司又要“KPI”考核了。

  谁都不能否认,无论是做门户、公众号、APP、游戏、视频……只要凡是和“性”相关的内容,都是互联网的“引流神器”,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则让推送更隐秘。

  快播王兴染指的是“重度色情”,而大量互联网站更青睐“轻度色情”。一家母婴网站的运营告诉笔者:“我们社区只要是跟性搭边的话题,都特别火爆。”这也不难理解,为何本应该跟性没什么关系的母婴APP,经常会弹出这样的消息:“婆婆晚上非要跟我老公一床睡,我该怎么办。”

  一位做APP推广的创业者说:“用跟色情擦边的美女图吸引流量的效果是难以想象的。随便一个暴露点的图片,都有无数屌丝去点。在这个行业里,只要你没底线,那钱真是好赚。”

  至于时下最受投资人热捧的直播,随便打开一个,观看数、打赏火爆的,几乎都免不了性诱惑、性暗示。

  根据T公司的调研,性需求和能量远远超过大多数人的预期。比如在某三线城市,一款赌球APP有比赛的文字直播功能,仅仅是穿插推送的“福利图”,就吸引了本地几十万用户。某沿海四县城市,收费的安卓“性息”应用,通过特殊图片视频引流,分发到线下相关服务行业,每月能够有上百万的变现盈利。

  互联网的黑色产业链,相互之间多有勾兑。比如成人论坛和各种“艳照门”视频,早已成为挂马产业不可分割的一环,而挂马产业,又是社工库的一环。

  社工库,就是运用黑客必修的“社会工程学”进行攻击的时候,积累的各方面数据的结构化数据库。数据库中包罗万象,比如你在网上的账号、密码、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加过什么群,群里都有什么人、通话记录、聊天记录、短信记录、订票记录、酒店开房记录等等。可以说,在大型的社工库中,一个人在网上的行为几乎没有隐私可言。

  一位创业者告诉笔者:“我们公司的用户,都做过个人信息登记,很早的时候就有行内人告诉我们,可以一个用户三块钱的卖出去。我们公司拒绝了,但我知道卖用户数据是行业通行的。”

  第二种是侵入有价值的网站窃取数据,比如京东、如家、医院的挂号系统等等,再拿到黑市交易变现,这种方式俗称“洗库”。

  第三种是“撞库”。即网上已经泄露出去的用户信息,被搜集起来。由于很多用户在不同网站使用的是相同的账号密码,所以可以用这些账号尝试批量登陆其他网站,从而获取更多信息和收益。负责网络管理的人士告诉笔者,有些攻击者拿到QQ号后,甚至会利用QQ可以在PC、手机同时登陆的功能,冒充此人与他的亲戚朋友交流,有时候还会养上一段时间,获取足够的信息和信任度之后伺机行骗。

  在互联网的“黑色国度”中,比较出名的还有假营销、敲诈勒索、同行间的构陷和DDOS攻击等,限于篇幅,笔者就不一一详叙。

  笔者采访的业内人士分为两种观点。一种认为,随着移动互联的兴起,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互联网化了,支付方式也更便捷了,这让传统骗术得以大规模的转移到线上,线上骗术更新换代,比如做互联网金融的,很多从前就是做地下博彩的。另一种则认为,早期中国互联网确实崇尚的是极客精神,追求创新,技术让世界更美好。虽然早年跑马圈地的时候,为了争夺用户,也采取过流氓手段,但那不是主旋律。但随着用户红利增速放缓,流量变现的压力增大,地下产业蓬勃发展,并且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渗入主流产业。

  在最新公关公司流出的“李彦宏内部信”中,李彦宏本人也回顾了创业初期的百度:“那时候大家都憋着一股气,要做最好的中文搜索引擎。我们每个人每天都为自己做的事情感到特别自豪。”

  李彦宏说:“因为从管理层到员工对短期KPI的追求,我们的价值观被挤压变形了,业绩增长凌驾于用户体验。”

  一位早年从百度离职的员工小C认为,这个对管理层的板子,最应该打的是李彦宏本人:“早期员工纷纷出走,对百度早年形成的创业文化有负面影响,但我觉得还是公司管理层的问题更多一些。百度是李彦宏一个人的,高管团队很不稳定,除了CFO,其他都是经常变。李彦宏又很看重结果,KPI追求狼性。我认识的大部分人都没有归属感。”

  这也跟百度多年来最大的收入来源,都深度依赖于搜索引擎广告有关。“2008年百度被央视曝光以后,也曾迫于压力,下架了很多关键词。但医疗广告实在是太赚钱了,这事就像吸毒,没法戒。” 小C认为。

  为什么百度明知自己高度依赖搜索引擎广告,却又不去开辟新的增长点?小C说:“我觉得一是不舍得投入,二是主营业务做得太爽了,保持了很高的增长率,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去创新。”

  田军伟状告百度时,听说百度推广竟然不属于广告,大吃一惊。“其实我们自己都认为是广告,部门都叫**广告产品部。只是对外从不承认这是广告。” 小C说。而另一家大公司曾经负责搜索的一位管理层刘峻(化名)则坦言:“正因为搜索推广暂时还没有按传统广告那么管理,才这么赚钱呢。不过我们内部还是有约束的,国家命令禁止的广告我们绝对不上,百度应该内部也有这样的约束,只是管得不像我们这么严。审核的手松一松就是钱,为什么不松一松呢?”

  “推广链接一般都是有一个底色的,比如浅灰。我们曾经对这个底色做过调整,颜色调深了一点点,结果收入掉得很厉害,10%都有。所以我们对这个底色的调整很谨慎,轻易不敢去动。

  百度80%以上的收入来自搜索广告,医疗广告又占到百度广告收入的20%-30%。如果是对推广信息进行醒目标识,违规广告不许上,甚至将搜索广告定性为广告,对百度的收入影响会极大。” 刘峻认为。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