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冰种翡翠 > 大部分是低品质“砖头料”豆种

大部分是低品质“砖头料”豆种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9月02日

  而让不少行家都感到气愤的是,缅甸公盘一招“饥饿营销”,将在缅甸当地被视为“砖头料”的豆种翡翠,炒成高价卖到中国。6年前1公斤不到1000元的豆种翡翠,今年品质相对较高的在公盘上竟然投出了50万元/公斤的天价。即使是普通的豆种,现在,1公斤也能卖个一两万元。

  今年6月24日-7月7日在缅甸举行的第51届翡翠公盘已落下帷幕,经过近一个月的消化,公盘的价格风向标作用开始作用于市场。

  根据缅甸政府官方公布的数据:本次公盘提供了7400多份标的,最终总成交量为430亿元人民币,与2013年相比,整体涨幅在35%左右。而在2012年3月份的公盘,当时提供的翡翠原石多达16745份。

  量少价升,翡翠的价格还要涨?一边是翡翠原料价格不断攀升,另一边却是消费市场不断萎缩,“面粉比面包贵”的情况再度出现在翡翠身上。

  而让不少行家都感到气愤的是,缅甸公盘一招“饥饿营销”,将在缅甸当地被视为“砖头料”的豆种翡翠,炒成高价卖到中国。6年前1公斤不到1000元的豆种翡翠,今年品质相对较高的在公盘上竟然投出了50万元/公斤的天价。即使是普通的豆种,现在,1公斤也能卖个一两万元。

  主持人:缅甸翡翠公盘上原石的成交价格,向来都是影响翡翠市场价格走向的风向标。往年的缅甸公盘每年会举行2—4次,但由于当地内乱,从2012年开始变成一年一届。今年第51届翡翠公盘结束不久,林会长你去了现场,今年的公盘与往年相比有何不同?

  林海涛:这次参加会展的有1万多人,标的有7000多份,好的原材料并不多,但最终的成交价格都偏高。差一点的原材料价格比去年涨了30%-50%,好的原材料价格翻了一两倍。标的太少,价格太高。这次中国商人投回来的玉石数量比往年都要少,相对于目前中国市场的翡翠消化量而言,今年进口的玉石数量并不多。

  主持人:据我所知,现在很多玉石商人手里都囤了很多货,但零售市场的销量却很一般。

  傅深根:今年是翡翠行业所谓的“寒冬”,最近这一个月来,我跑了全国4个玉器市场,据我了解到的以及我们商会会员反馈回来的信息,今年整个玉器市场的销量确实下降了30%-40%。

  这一来受经济大环境的影响,二来现在的市场与5年前的市场已经完全不同了。湖北省宝玉石协会的会长告诉我,2008年的时候,整个湖北省从事玉器销售的店铺只有两三千家,但是经过这几年的快速发展,现在整个湖北省从事玉器销售的店铺达到了上万家。

  销售商增加了,对玉器的需求量也增加了很多,受供求关系的影响,过去的5年中,玉器的价格每年都翻一倍。但到了今年,经济增长放缓,消费减少,但我们还有库存,还要交铺租,还要养活一大帮人,所以今年在零售市场,中低档翡翠的价格的确是有所下调的,很多商家都在打折促销。我看到有些城市的玉器市场都打出了3折、4折的促销牌,最后成交价格已经很接近原材料价格了,利很薄。

  傅深根:根据行家和我们商会会员反馈回来的消息,从上个月公盘结束到今天,高档的翡翠价格已经上涨了10%左右。有的玉石商人甚至已经封了盘不卖,待价而沽。这带动中低档的翡翠价格也有了一点起色。

  主持人:翡翠的价格近十年来翻了好几倍,大家都说这个价格是被人为炒高的。但其实炒高翡翠价格的“罪魁祸首”应该是缅甸政府,他们把控了翡翠的供应量,就像把控住水龙头,想要翡翠价格涨就拧紧水龙头,看看差不多了又松一松。

  王春云:没错,缅甸政府就是一个玩翡翠的高手,缅甸公盘就相当于澳门的赌场,无论玩家的技巧多高、运气多好,最终赚大钱的一定是赌场的老板,缅甸的公盘也是这样。缅甸公盘大概是从1963年开始举办的,缅甸军政府通过公盘的形式,把资源都聚拢在一起,也就攫取了翡翠市场最大的利润。

  从1963年到现在这50多年的时间里,缅甸政府都在竭力封锁各种走私通道,尽最大可能把全部资源都集中在自己的手中。资源集中之后,缅甸政府就扮演起了发牌人这么一个角色,他可以制定游戏规则,精确地计算每次发牌的种类和张数。

  中国翡翠价格的猛涨是从2008年开始的,因为正是从2008年开始,缅甸政府彻底掐断了所有的走私通道。到2009年,缅甸政府完成了所有的操盘、控盘动作,那一年中国境内所有的翡翠价格最少涨了一倍,高端的翡翠更是涨了不知道多少倍。

  王春云:就像傅会长刚才所说的,2008年以来,全国各地的翡翠加工厂和销售店遍地开花,他们进的都是一些什么原料?其实,这6年的时间里,中国进口的大部分翡翠,都是被缅甸人称为石头的“豆种翡翠”。

  “豆种”是指肉眼能够看到晶体颗粒的翡翠,它的结构较差,品质极差,这种砖头料在缅甸是卖不出价格的。但缅甸政府通过公盘的形式,将不值钱的“豆种”以非常高的价格成功地卖给了中国人。

  王春云:有,但价位非常低。2008年以前,1公斤的“豆种”大概只需几百到1000元左右。

  林海涛:这次的公盘,有豆种的竞标价已经投到了50万元/公斤的高价了。为什么豆种也能拍出这么高的价格?因为现在好材料真是越来越少了,即使是普通的豆种,现在1公斤也能卖个一两万元。

  现在在缅甸,那些工程量少,比较容易开采的玉矿早就被挖完了,现在采矿简直就是愚公移山,不但挖掉整座山,还要再往深挖上几百米,他们开采翡翠的工程不亚于我们的三峡工程。但资源有限,好东西已经越来越少了。

  主持人:这么说起来的确很讽刺,最喜欢玩翡翠的是中国人,但原来这么多年来很多人玩的都是最差的翡翠。我们想知道,高品质的翡翠到底去了哪里?

  王春云:缅甸政府是非常高明的操盘手,精确地控制着中国的翡翠市场,最近3年缅甸政府高明地玩着“饥饿销售”的营销手段,也就是减少公盘的次数,或者单个公盘减少出售的翡翠数量,减少供应量,以这种方式精确调控市场,推动翡翠的价格不断上涨。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优先把低品质的翡翠卖给中国人,而高品质的翡翠听说仍然牢牢把控在缅甸政府的手中。

  2010年公盘的时候有一件标志性事件,有两块只有6公斤重的春色毛料,被一位来自中国的买家竞买成功,竞投成交价折合人民币近2亿元。这两块春色毛料在强光电筒的照射下,艳丽亮润,春(紫罗兰)色飘有绿花,被缅甸人称为“桃花春”。但即使是拍出2亿元高价的“桃花春”,也只是冰种翡翠,比它品质更高的玻璃种翡翠,这几年在缅甸公盘上从未出现过。

  傅深根:据我了解,有一大批玻璃种翡翠,在上世纪80年代到了日本。我前两年去了3次日本,参观了一个日本大公司的仓库,里面收藏着很多玻璃种翡翠。在国内有三五公斤的玻璃种就很了不起了,但人家的库存是三五百公斤!

  这些高品质的翡翠,都是早年日本人从缅甸收购而来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我们对翡翠还没什么认识的时候,日本人已经在缅甸大肆收购了,而且买的都是高品质的好东西。当时日本经济正在腾飞,他们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扫回了他们的仓库,那些玻璃种翡翠都是几百公斤一块的。

  王春云:没有,因为缅甸这个地方太特殊了,它处于印度洋板块和欧亚板块的碰撞带上,翡翠是在强烈高压环境下形成的一种石头,这种环境太难得了。你翻遍世界地图,找遍全球的矿物资源,最终还是会发现缅甸这个地方出产的翡翠才是最好的。

  傅深根:但缅甸人并不爱翡翠。缅甸除了翡翠之外还有两宝:红宝石和祖母绿。全世界最好的红宝石都出产在缅甸,缅甸人自己最爱的是祖母绿,他们只有祖母绿文化,没有玉文化。

  主持人:中国的玉雕人才主要集中在几个地方:江浙一带、揭阳一带和四会一带。最近我听说,因为翡翠价格高涨,原材料稀缺,四会一带的很多雕工,要么回福建莆田去了,要么被挖到了缅甸,有没有这回事?

  王春云:最近这三年,缅甸政府的确从中国的广西、广东、福建和河南招聘了大量的玉雕工人到缅甸加工翡翠,给他们非常优惠的政策,因为缅甸政府一直想要摆脱只卖原材料这么一种单一的销售模式,它们也想卖成品,赚更多的钱。

  到缅甸工作的这些雕工,拿到的工资很多都不是现金,常常都是“以料代工”,比如说雕琢一件摆件,成品归你,边角料归我。它们回国的时候,也带回了一些高品质的原料。

  傅深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候,缅甸的玉器都是非常粗糙的。那时候我们到缅甸去进货,原材料是不允许出关的,当地人就把它们加工成简陋的首饰,直接买了一些铝合金,弯成戒指的模样,再把翡翠切成蛋面按进去,然后就按成品出关了。

  但我们最好的玉雕大师绝对不可能全都跑到缅甸去。因为缅甸政局不稳定,过去打工是要冒着生命危险的,这无形中成为了制约雕工工艺发展的桎梏,相比而言,安全舒适的环境更能激发人的创作灵感。不过,的确是有不少人过去“找饭吃”,但缅甸的计酬方式跟我们不一样,他们是按件计算工钱,精雕细刻和随便打磨一件玉器的工钱是相同的,这决定了缅甸的玉雕不可能出好工,基本上从缅甸买回来的成品,我们还要重新再加工。最近几年,他们的雕工进步了很多,一来是引进了我们的技术人才,二来也是因为当地的原材料少了,他们这才有时间可以慢慢雕琢。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