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冰种翡翠 > 影响恶劣!“明清老翡翠”在香港展会上招摇过

影响恶劣!“明清老翡翠”在香港展会上招摇过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8月11日

  前不久,刚刚结束的3月香港珠宝展又在圈里掀起了不小的讨论热潮,这次宝石展和成品展共汇聚全球48个国家及地区,超过4600家参展商,再创历年新高。

  香港展如今在国际上的地位越来越重,成为了全球珠宝商期待的盛会,更为行业带来了不少风向标。

  然而,这次香港展上热度最高的话题不是往年的哪种宝石大涨大跌、哪个宝石供不应求、哪种款式成了爆款而是其中一家参展商标价千万的翡翠竟然是玻璃!人们纷纷感叹连B货、C货都不是,竟然是玻璃,简直太侮辱智商了!

  近年的珠宝界,“明清老翡翠”概念横空出世。色彩斑斓的外观,辅之以各种玄幻离奇的传承故事,一块小小的翡翠,动辄叫价百万甚至上千万元。

  “明清老翡翠”既是翡翠,就必须符合国家标准。然而,当自以为捡漏的消费者拿着砸下重金购买的“老翡翠”前往各地专业检测机构,却通常发现这仅是动用了酸蚀后注胶、染色等现代处理手段的B+C货(A货指天然翡翠;B货指经漂白填充处理的翡翠;C货指染过色的翡翠;B+C货指填充后又染色的翡翠)。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在检测结果面前,无法直面翡翠价值大跳水,本是受害者的他们竟质疑专业机构和国家标准权威,甚至与检测机构打起官司。其嚣张气焰底气何在?近日,导报记者就“明清老翡翠”展开调查。

  闽南口音的沈女士(化名)一手推着行李箱,一手拉着比她高出一头的儿子走了进来。她边数落儿子,边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雕花玉石。“我儿子喜欢翡翠,卖家说这是清朝皇帝的腰牌,孩子就买下来了。”随后几天,无数电话狂轰滥炸,有的说玉卖亏了,要高于售价百倍的价格买回去;有的说,愿意200万元买下来,前提是要有他们指定 “检测机构”出具的鉴定证书

  “这肯定是骗局!”警惕的沈女士担心儿子掉进更深的陷阱,于是远道来杭。在检测中心,仅十几分钟,通过红外光谱分析,“皇帝腰牌”现出原形:酸洗后经填充、染色的B+C货!

  鉴定师告诉这对母子,酸蚀是为了去除普通玉石中的杂质,让它看起来干净均匀,而填充树脂是为让经强酸侵蚀后结构松散的玉石恢复紧密。再经过染色,让原本黯淡发黑的玉石色泽饱满。由此,一块普通玉石摇身变成大放异彩的 “明清老翡翠”。

  然而,杭州的钱女士就没这么幸运了。3月7日,她带着一套10多件“明清老翡翠”走进检测点。外观所见,这批货翠色欲滴,无一丝杂质,像极了业内推崇的满绿极品。钱女士表示,经讨价还价,这批翡翠以60多万元成交。然而,在红外光谱仪检测下,这批货竟全都是B+C货。

  不过,钱女士并不是被坑得最惨的人。检测点的多位鉴定师已想不起这些年到底接触过多少起这样的案例,印象最深刻的两例:

  一位义乌老者花200多万元,买了一块只值几百元的B+C货。本想在百年后给孩子留下珍贵的传家宝,结果成为后辈的笑柄。在拿到鉴定证书后,老人天天打来电话,希望更改鉴定结果,被拒绝后直言无法接受现实,内心崩溃,夜不能寐。

  还有一位杭城老者,一生挚爱玉石,因手头阔绰,收集了满屋子翡翠。慕其盛名,鉴定师上门拜访,却发现其所有“明清老翡翠”都是B+C货!不知情的老先生还颇感恩地说,本来他的藏品品相没这么好,是几个业内朋友深知其好,这些年一碰到极品老翠即主动推荐,不用出钱买,用自己的藏品以“二或三抵一”置换即可

  “明清老翡翠”水深不见底!诸如此类的事例不仅出现于浙江,在全国其他省份,相关报道和网络发文均十分普遍,受害者可谓层出不穷,此起彼伏。然而,记者也注意到另一种声音:不少天价 “明清老翡翠”被鉴定为B+C货后,消费者对专业机构和国家标准满是质疑,他们更愿意采信相关“专家”的分析,并花费高于专业检测机构数倍的价钱,获得一张“专家”愿意付“法律责任”并签名的“鉴定报告”。

  其中标榜来自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的王春云博士,可说是为“明清老翡翠”“正言”的知名人物。有人高度评价他是“为老翡翠洗冤”的“翡翠教父”。

  知乎网上一篇《六代祖传老翡翠蒙冤记》就叙述了“六代祖传翡翠”如何在历次战乱中艰辛传承,却被各级“国检”一次次惊人一致地鉴定为B+C货的 “悲惨遭遇”。只有王春云博士,为他出具了承担“法律责任”的天然A货老翡翠鉴定证书。“王春云博士就像在黑暗中给我们点燃了指引方向的烛光,坚定了我们的信心。”

  王春云还曾在原告席为 “宝物”被鉴定为处理货的消费者呐喊力挺,与专业检测机构打起“擂台”。据记者查询,2015年,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受理了何某与浙江省地质矿产研究所的委托合同纠纷案。何某诉称,当年5月,他将一块无字龙头翡翠挂件委托该所所属浙江省珠宝玉石首饰鉴定中心进行鉴定,该中心出具的鉴定证书结论为:翡翠(处理)挂件。何某将证书与王春云之前就该物件出具的鉴定证书对比后发现不一致,经与王春云沟通,发现该中心证书引用标准不规范,也未做深入分析,便轻率地得出结论并出具错误证书,属于违约,请求法院裁定该机构返还鉴定费200元,赔偿经济损失100元并承担诉讼费。

  王春云证言指出,该中心鉴定证书缺乏相应数据支撑,具有不科学性,处理翡翠涉及到结构是否破坏的问题,翡翠没有经过破坏,不能确定是处理翡翠,因此鉴定结论不科学、不真实。

  然而,王春云的专业性却被事实不断打脸。2015年5月29日,《扬子晚报》一篇名为《3万多买的“绿玉珠”戴着戴着掉色了,糟了!》的稿件,首度揭开了王春云鉴定证书的猫腻,并将其推上风口浪尖。

  稿件中的北京陈女士通过网络陆续向南京“唐和唐珠宝店”老板购买60多万的翡翠珠宝,其中3万多元的“清代满绿玉珠”买下后不久即开始褪色。在媒体和市场监管部门(原工商)介入下,该珠宝店拿出出自“中国科学院广州市地球化学研究所”“王春云古翡翠珠宝工作室”的鉴定证书,认为这才是专业权威、针对老翡翠的鉴定证书,证书结论为“天然翡翠A货”。当然,鉴定费用不低。工作人员承认,有的顾客需要证书,需要另外付费,2000元一张(目前具有资质的专业检测机构,鉴定费在20元-200元不等)。

  而在浙江这起诉讼中,浙江省地质矿产研究所认为,自身具备珠宝鉴定及司法鉴定资质,并依据国家标准做出合法证书和鉴定结论,王春云出具的 《翡翠科学鉴定报告书》仅是其个人意见,不具备法律效力,其报告中的“老坑玻璃种帝王绿满绿色”、“天然玻璃种翡翠A货”等表述均非标准化用语。

  最终,法院判定,何某仅出具王春云个人书面意见,缺乏其他证据印证检测中心引用鉴定标准不规范,其主张检测中心违约事实不能成立,其请求不予支持。

  不过,记者以消费者名义致电王春云,明确表示在浙江专业机构,翡翠已被鉴定为B+C货,没有证书无法出手时,王春云表示,“这是科学问题,找商检是找错人了,我是古翡翠科学问题研究第一人。”“只有我能出鉴定证书了”。并向记者手机发送短信,表示“当天可出科学鉴定证书”“老坑翡翠科学鉴定费用每件1000元预收。”短信内容还包括快递地址以及王春云建行账号。

  我国《检验检测机构资质认定管理办法》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从事向社会出具具有证明作用的数据、结果的检验检测活动的检验检测机构应当取得资质认定。当记者质疑杭州官司因其无机构鉴定资质、鉴定报告无法律效力败诉时,王春云表示,他是中科院科学家,做的是科学研究,不需要鉴定资质。

  各渠道关于王春云身份及专业性的质疑还有很多。除了N无(无检验标准、无计量认证、无实验室认可、无单位公章印鉴、检验人员无检验珠宝玉石资质)“证书”,记者在国家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对王春云工作室合法性查询,发现“王春云古翡翠珠宝工作室”没有任何注册信息。

  此外,记者还查询到一份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出具的《关于王春云相关事宜的声明》,声明显示:王春云为该所职工,该所不具有黄金珠宝玉石鉴定资质,该所也从未授权任何人从事宝玉石鉴定工作,王春云的宝玉石鉴定纯属个人私下行为,与该所无关。

  记者就王春云短信落款 “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王春云古翡翠珠宝工作室”致电该所,质询对于本所职工多年以单位名义出具无法律效力鉴定报告等行为的监管责任,截至发稿,该所未作任何说明。

  “近些年,明清老翡翠委托鉴定中发现人工处理工艺品居多。”记者看到了显微镜及红外光谱仪分析下这些“明清老翡翠”的真面目,被强酸侵蚀后的空洞以及填充的树脂纹路一清二楚。

  目前专业实验室配备的红外光谱仪对有机物特别敏感,能准确地区分有机物的类型,天然有机物残余与人工添加的化学有机物是有明显区别的。是不是天然翡翠,逃不过专业设备的眼睛。

  一份N无 “证书”,炮制出多少“明清老翡翠”谎言?经过全省乃至全国专业检测机构的努力,无数谎言被戳穿。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记者发现,“明清老翡翠”还在继续发酵,在香港珠宝展堂而皇之地出现,一枚彩色挂坠标价188万元,一对玻璃质感手镯标价3800万元,专业人士嗤之以鼻,网上却崇拜声一片!在各种老坑翡翠交流群中,“明清老翡翠”更是披上互联网金融的马甲,大谈保值升值及兑现前景。还有公司以老翡翠精品评选展览的形式,收集展示各种“老翡翠”图片,向无知爱好者兜售“老翡翠”,同时获取参赛者联系方式,像割韭菜一样骗取鉴定费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