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冰种翡翠 > 知乎运气不好

知乎运气不好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5月26日

  开盘后其股价就开始跳水,盘中一度超跌到25%,最终收盘价为8.44美元,跌幅超10%。

  对此,很多文章都在讨论知乎自身的问题,可我觉得,发行价都定到9.5了,拢共也就50亿美元的市值。

  堂堂知乎,市值跟虎牙、同程艺龙差不多,这种情况下还苛责知乎的自身价值,简直是愣逼范厨师送自行车。

  就在知乎上市的前两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布了一项临时最终修正措施,正式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

  法案规定,企业的会计底稿必须接受美国监督委员会的审计,而这与我国此前推出的保密协定有着明显的背离。

  法案推出当日,几乎全部的热门中概股都迎来历史性大跌,并在随后的两天里继续震荡下行。

  随着中美关系的进一步走坏,资本层面的脱钩也开始逐步进行,京东、网易、百度等一大波中概股,纷纷掀起回港热潮。

  创业前五年里,2011年至2016年,知乎经历了中国互联网史上机会最密集的时代,几乎每年都会涌现出一个历史级的风口。

  2011年团购,2012年自媒体,2013年陌生人社交、2014年互联网金融、2015年O2O、2016年直播。

  五年来,知乎唯一一个历史性决策就是在2012年末开放注册制,使自己从图文版Clubhouse走向贴吧。

  这未必是坏事,得益于此前格调的高基准,大规模涌入的新用户共同构建了知乎的黄金时代(2013年~2016年)。

  该时期,除了高质量的知识性内容之外,玩梗、编故事、show off等趣味性内容也开始在知乎大量出现,并形成特有的社区文化氛围。

  在这一时期,知乎的创始团队如果奔着钱去,那么力推广告、页游、卖货等互联网传统艺能,是完全可以把企业做上市的。

  或者再克制些:房产交易、留学/移民服务、金融咨询、财务管理等高净值人群的交易平台,都是彼时知乎可以轻易介入的细分领域。

  当时互联网行业整体的宽松氛围,也让人们产生了“未来很远,神线年末,知乎终于不情不愿地开始了自己的商业化进程,具体方式,就是追风口。

  2016年至2018年,主要追知识付费的风口。值乎,知乎live、电子书、知乎大学、圆桌等一系列产品陆续上线,折腾了两年,发现该市场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大。

  2019年2月,以小红书为代表的“种草”模式大获成功,反应过来的知乎决定做一个男性种草社区“CHAO”。

  然后连虎扑都干不过,被“识货”和“毒”(现改名“得物”)摁着打。随后,泡泡玛特火了,既然男性种草社区玩不转,那么干脆做一个潮玩社区。

  自2011年成立开始,跟知乎同期创业的公司,要么已经不行了(聚美优品、果壳)。

  要么都早早上市:有的成名成腕(美团、小米),有的则经历了一轮过山车,在特定的风口年份上,有过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陌陌、斗鱼)。唯有知乎,融资都前后干了八轮,还是迟迟不肯去资本大舞台上亮相。市面上流行的原因说法是,它讲不出一个可以对资本画饼的美好故事。

  小米信自己能拿到“腾讯乘以苹果”的估值,但资本不信,一通毒打后,只能老老实实按硬件公司发展;

  腾讯上市时,几乎全部的营收都被捏在移动梦网手里,后来发生的故事没人能讲得出,而这种故事,恐怕它当时自己都不信;

  就迟迟不肯上市这件事而言,我不想说知乎“高不成,低不就”,以至于把自己耽误了。

  此前,在《知乎到底比B站差哪了?》一文中,我们曾以B站为标尺,系统论述过知乎的商业价值,简单总结就是:

  对广告主的实际价值,未来的生态远景(用户画像),以及知乎的富媒介发展方向(载体)等。

  在核心问题上,目前知乎的主要收入构成是:广告业务(62.4%)、付费会员(23.7%)以及内容商业化解决方案(10%)。

  该业务有两大特性,第一个是平台卖流量,(法律合规之内)给钱就给曝光,类似于百度的竞价排名。

  但若能控制得当,这称得上是一条激励内容创作者、拉动平台营收、实现平台商业价值的三赢路线。

  财报来看,该业务在2020年下半年才开始真正发力,两个季度就拿了1.22亿,增长势头迅猛。

  在一些朋友看来,知乎这种“恰饭”行为会导致平台内容质量下降,属于摘果子。

  在未来,作为一家跻身于传统互联网模式的传统企业,知乎恐怕也很难再享受到泡沫的待遇。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