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冰种翡翠 > 走基层]记者跟随纤维检验员抽检学生床上“三件

走基层]记者跟随纤维检验员抽检学生床上“三件

admin 翡翠手镯 2021年03月19日

  质检工作人员来到仓库,取出其中一套床上“三件套”将被褥中的棉花抽取一部分出来,测量纤维长度,闻其是否有异味。

  东方网记者鲁琳9月15日报道:随着各大高校陆续开学,新生生活所需的棉被、枕头等床上“三件套”也进入销售旺季。为了学生们的身体健康,上海市纤维检验所的质检工作人员冒着严寒、高温,从每年的6月份就开始紧张的进行学生床上棉质用品的检验筹备工作,往往一天就要跑200多公里的路程,辗转上海各个角落。今天上午,东方网记者跟随上海市纤维检验所的质检工作人员来到了同济大学杨浦校区,对该校发放给学生的“三件套”进行抽检,亲身体验了他们工作。

  上午10时许,东方网记者随着质检工作人员来到了位于上海市杨浦区的同济大学(杨浦校区),对该校发放给学生的“三件套”进行抽检。在校方工作人员的配合下,质检人员们进入该校某宿舍楼其中一间寝室,随机取出了其中一张床上的被褥拆开,对里面的棉花进行检查。“这叫感官检验,属于检验程序中的第一步。”上海市纤维检验所棉花质量监督控制中心主任张政荣告诉东方网记者:“这一步主要是从外表、手感来对棉制品进行初步检验。”

  随后,质检工作人员来到了摆放高校棉絮制品的仓库,取出其中一套床上“三件套”进行更为细致地检查将被褥中的棉花抽取一部分出来,测量纤维长度。张政荣告诉东方网记者,一般规定,棉花被里的棉花纤维长度短于13毫米不超过25%,“太短的话容易形成粉尘,如果粉尘跑出来,可能会引发人体呼吸道的不适。”张政荣说。

  当检验接近尾声时,只见质检工作人员将样品逐一仔细封包。对此,张政荣向东方网记者解释:“光有初步的感官检验还是不够的,还要将样品带回实验室进行原料要求的检查和含杂率、微生物培植等检查。这些都要由专业的仪器、机器进行操作。”

  虽然整个检验过程并不是很长,但东方网记者看到,一条条的棉制品、闷热的室内环境也让工作了近两个小时的质检工作人员们满身大汗,身上还粘了不少棉絮,深蓝的裤子变成了一块蓝一块白的“花裤子”。有几位测闻棉制品是否有异味的质检工作人员的脸上、鼻子上都沾到了少许的棉絮。可就是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下,没有一个人去喝一口水,整个工作中,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严谨与认线公里是常事 来不及带面包就吃路边摊

  上海高校后勤服务中心配货管理中心副主任王阳告诉东方网记者,每两年上海市高校就会举行一次高校学生床上用品的展评会,然后选出质量过关的数家单位进行合作,目前全市共有29所高校参加展评会,上届共有28家企业获得生产资格。东方网记者了解到,为了确保学生们床上棉制品的质量安全,在每年的6、7月份上海市纤维检验所棉花质量监督控制中心的质检工作人员就要奔赴这28家生产厂家逐一进行检验,合格后方能投产,而这些厂家分布在上海、杭州、南通等地,使得质检工作人员不得不每日马不停蹄的奔波。

  “在产品送达高校后,学生拿到前,我们还要到各个高校对这些成品进行再次的检验,如果发现其中一样产品不合格,那该厂的所有产品将被责令退回重新生产。29个高校、校区,我们大概要花12天左右的时间才能全部检查完。”张政荣告诉东方网记者:“现在高校校区多,而且都分布在各个郊区,其实不仅我们的质检工作人员辛苦,司机也很辛苦,不仅天气炎热,路途也非常遥远。且因为要抽检的棉制品多,开的都是卡车,走不了高架,只能走地面。”

  一位参与检验行动的司机告诉东方网记者,有时候每天跑个2、300公里是家常便饭,“路远,只能带些面包什么的,但有时候任务急,忘了带了,我和一些质检工作人员明知道郊区的路边摊不怎么卫生,为了有力气继续工作也就随便吃了。”

  现场一位年轻的女质检人员告诉东方网记者,自己印象最深的一次检验行动是与公安联合去剿灭一个“黑心棉”的加工窝点,“那天整个行动结束已经是半夜两点了,辛苦倒没怎么觉得,但心里却觉得挺刺激的,更觉得高兴和自豪!”

  上海市纤维检验所是上海市质量技术监督局下属的、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事业单位。它是国内纤维检验行业中最早获中国国家实验室认可委认可的、已经实行并正在逐步扩大国际互认的专业机构之一,承担上海市纤维质量公证检验、纤维及其制品质量行政执法的政府职能和纤维及其制品质量委托检验的社会职能。


翡翠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