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冰种翡翠 > 朱永华:糯康执行死刑何需“现场直播”

朱永华:糯康执行死刑何需“现场直播”

admin 翡翠手镯 2020年10月09日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3月1日依法对糯康、桑康·乍萨、依莱、扎西卡四名湄公河案罪犯执行了死刑(3月1日新华网)。

  在对死刑犯没有执行死刑之前,糯康等四名罪犯的执行日期,已经被媒体提前告知的社会公众,这在人们的记忆中恐怕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更让人惊讶的是,对四名罪犯的执行过程还在央视做了现场直播,这恐怕更是央视有史以来的首例,尽管屏幕上人们没有看到行刑的那一刻,但是,糯康被从监室押解出来,去掉手铐,戴上脚镣,被几名警察五花大绑的整个过程还是原生态的呈现在观众的面前,让人解恨畅快之余,也不由得不思考,这样做究竟有没有必要?是否有悖我们业已倡导的法治文明。

  显然,按照糯康等罪犯所犯下的令人发指的罪行,别说还是文明的安乐死,即使拉出去公开枪决也不为过,而这样的例子在很多年以前许多地方的公判现场中也是常见,既让人感到大快人心,也会对现行的犯罪分子产生强大的震慑,但显然有悖法治文明,也使得这种处决死刑犯的公判场面逐渐成为历史,可能因为糯康等罪犯太过罪大恶极,也可能属于外籍,这样现场直播确实能让国人产生一种扬眉吐气的振奋,但其实与以往饱受质疑的游街示众甚至与古代的枭首示众似乎没有本质的区别,而且示众还是全国乃至世界。

  首先是有悖法治社会的文明,虽然对罪犯执行死刑本身就是一种剥夺生命的极刑,谈不上什么保护隐私,但法律有剥夺生命的权力,却没有授权游街,更没有强迫每一位国人都必须成为处死罪犯的看客,尤其作为死刑犯的亲属子女,他们却是无辜的,而在我们的现实社会中,无论是已经被执行的死刑犯家庭,还是现在被关押在监狱里即将被执行死刑的罪犯家属子女,当他们从电视直播中看到糯康被五花大绑行刑的画面,内心会产生什么样的感受?他们自然会把自己的罪犯亲人同糯康的行刑联系在一起,那种对内心所造成的伤害和羞于再面对社会的煎熬,可能会让他们陷入永远的崩溃,以至于我们现在对死刑犯的执行,正常情况下一般会将其近亲属保护起来,尽可能的让他们回避行刑现场,不给他们留下终身难以消除的阴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者其实也是对死刑犯无辜亲属子女的一种人性化关爱,更可以让他们解除心理负担及早融入社会。

  我们都知道,对于自己亲人遭遇的某些痛苦或不幸,亲眼所见或缺乏参照以及听其述说,其内心的感受是决然不同的,可以想象,当某些被判死刑的罪犯家属们看到糯康行刑前的电视画面,面对临死前的那份极度恐惧和尊严的尽失,不可能不拿自己亲人的未来与之对照,而更多不谙世事的少年儿童面对这种画面,做家长的又该如何给与正面教育,将糯康被五花大绑的新闻画面原汁原味的呈现在公众面前,是否考虑过会给儿童小朋友们留下什么印象,是否有悖人伦?新闻终归不是电视剧,即使公开播出的电视剧画面也有多种限制,何以将这种震撼画面直播给我们的老少妇孺?

  央视对糯康被执行死刑进行现场直播,笔者以为,既有悖法治文明,更触及一个文明社会的底线,也容易给人们特别是老人和孩子产生负面影响,糯康等四人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但人们只需要知道其已经伏法就已足够,事后的报道并不比现场直播所传达的信息量少,我们常常要求和希望媒体不要对某些犯罪过程或残忍情节给与过多的渲染,法律专家更反对在狂欢中处决罪犯。但我们拥有观众最多的央视,怎么就连这一最基本的常识都予以淡忘呢?

  罗援父亲罗青长逝世现身凤凰古城澳大利亚博物馆被盗奥巴马4月23日访日习国安委会议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国航供机上宽带服务俞可平求是杂志刊文硕士生在少林寺就业胡德平访日见安倍李代沫已正式批捕韩国客轮沉没美媒称中国妨碍搜救华润董事长否认贪腐一季度GDP


翡翠手镯